欢迎您!今天是
关键词: 鲁迅 高尔基 诸子百家 红楼梦 平凡的世界
您当前位置:文学百花网 >> 军事历史 >> 文史研究 >> 浏览文章

忧国与议学──宋育仁诗注中的张之洞

作者:钟永新  日期:2016-10-11 23:37:04 来源:《蜀学》,文学百花网   【字体:

点击浏览下一页 

 

【摘要】蜀中名家宋育仁为张之洞在成都所创尊经书院时期的门人,宋育仁在张之洞去世后撰有挽诗十首,附有诗注,可弥补两人交往史料空白。受张之洞的影响,宋育仁返川后兴办实业,是近代四川开风气的重要推动人物。张之洞与宋育仁的交往,体现了忧国与议学两大主题。

 

【关键词】张之洞;宋育仁;甲午战争;思想交往

 

一、张之洞、宋育仁交往新材料的发现

 

近代中国历史上的晚清重臣张之洞对四川文化教育影响深远,其在成都创办的尊经书院,培养出大量精英人才,门人之一的宋育仁秉承他的事功作为,办学办报办实业,可谓“四川张之洞”。

    有关两人的交往材料见载甚少,台湾学者王尔敏所撰《宋育仁及旅英探索新知及其富国建策》提及未见《张文襄公全集》收录张宋书函,仅见戊戌变法之年(1898)八月,张之洞在门人杨锐被抓后十分震惊,迅速发电报给正在四川办《蜀学报》的宋育仁叮嘱“立言选报,务须斟酌”。另有王森然《近代二十家评传》评析廖平时,记载廖平、宋育仁同赴湖北拜见张之洞,“夜饮剧谈,达旦始散”,其他资料未有再获,有待进一步钩沉。

    后在中国国家图书馆古籍馆查阅《中华历史人物别传集》第58册《张文襄公荣哀录》,发现宋芸子观察育仁诗歌十首、挽联一幅、挽词一首。宋芸子即宋育仁表字,此诗为其它宋育仁诗文集未收录,值得注意的是宋育仁在诗中增补大量注解,大约2千多字,详细描述晚年张之洞与宋育仁的思想学术交流情况,有助丰富张之洞和宋育仁的人物研究。

 

二、宋育仁诗注的内容解读

 

整个诗注分为三部分,内容涉及湖北办厂(1-3首),甲午风云(4-8首),学术夜谈(9-10首),为宋育仁亲笔记录,真实可信,从中可了解许多历史事件的背景始末。

 

忧国丹心久,还朝白发新。

班头上柱国,第一外台臣。

炳日千秋,回天四海春。

不嫌迟作相,今用读书人。

 

文经兼武纬,后乐每先忧。

剑佩钧三奏,云霄羽一筹。

夷吾出江左,陶侃在荆州。

早计成功退,功成晚邺侯。

 

自移镇鄂,即注重练兵,设枪炮厂,常引陶侃“惜分阴”以勖官士。甲午之役,各省枪械皆资于鄂,曾语育仁云:李建堂、于次棠,岂非正人?!第于海疆告警,则就鄂求军械。比事罢,则又言制枪炮之非,何为作此亡国之臣语耶?[1]

 

【按】张之洞移镇湖北以后,注重练新兵,设立枪炮厂,从而为后来甲午战争中各省提供枪械,其间张之洞对宋育仁说及李建堂、于次棠在海疆告警时求助于湖北提供军械,事件过后,李、于却又非议生产枪炮弊端,令人愤慨不解。

 

九轨达通途,官山冶一炉。

驾鼋鞭入海,掌缩成图。

建议先天下,隆规拓上都。

非常难虑始,当日足音无。

 

丁亥戊子间,合肥议延接关外铁路,时论骚然,下各督抚议。夫子独主建中国腹地干路,时为创闻,群疑众难,朝议以他人不能任此。公建议则请公任之,乃由粤移镇鄂,是为卢汉铁路之原起,即今京汉铁路。又以武汉居天下之中,炼铁为制造之祖,相大冶煤铁,创汉阳铁厂,厄于官币,支绌为之。师曾为言,部中举措不知命意,如以铁厂不必办,奏罢可也,乃不然,但限定只拨二百万,明知断不敷,然则意若曰:事不望办成,第准其耗二百万耶?既而过津见合肥,语次铁厂,力言其不就大冶而立厂武汉为失策,且言得意门人,当为出一计。育仁遽答曰:书生不识时务,不敢言,第旁揆情形,部持,少与之,故为难耳,如有北洋财力,亦自立办。及铁厂成立,款愈难为继,乃保盛京卿宣怀承其事。[2]

 

【按】丁亥年,李鸿章建议延接关外铁路,张之洞则主张修建内地铁路。因系张之洞提出此议,故由他担任实施,张之洞于是从广东移镇湖北,筹建卢汉铁路。当时先建汉阳铁厂,部中只拨有二百万,资金缺乏。当张之洞过天津与李鸿章见面,还继续为铁厂筹设力言,希望门人出谋划策,宋育仁建议可增加北洋财力。后来铁厂修成,续款减少,故有保举盛宣怀接办汉阳铁厂、大冶铁矿之措。

 

山海望同归,轩待访谁?

伐交谋不用,凿空语成欺。

横海惊胡马,连江照楚旗。

当时淮泗满,独仗论安危。

 

通使以来,无人觇敌国,惟曾颉侯、薛庸副都日记,备掌故亦不及其国是、国俗、民业、军形,至于学校、富强之本更无能言之者,此外纪述多闻之译人,但夸其船坚炮利以恫喝,为主和之策。夫子独先见远筹。有自使间归者,必虚怀延勖。癸巳育仁随使欧觇人国,著《采风记》,始以“学校”立专门。甲午倭用朝鲜与我寻,政府不知海军实情,遽请宣战,但欲以严法将帅迫之使战。而军界使职,悉合肥主之,要地布满,莫可谁何。军无探谋,又仓皇命将,数道出师不相统,诡曰,寇至则先走。是时朝野众望,皆属於师。有诏,移南洋,至即统筹军需,电问借款,云:台闽、江南合借一千万两或一万镑。四电各国驻使,谋购船械。寇从海来,但以游骑扰东,而诸军望风溃师。电驻英使,为言远交近攻之策,龚使目笑之,时在使间,与争,遂失欢。[3]

 

【按】自通使以来,出使日记内容多记载国是、国俗、民俗、军形等,对学校、富强言之甚少,且多夸外国船坚炮厉。癸巳年,宋育仁著成《采风记》,始以“学校”列为专门。后来甲午战争事起,张之洞驻防南洋,电令各国驻使谋划购船以作为远交近攻的策略,英国驻使龚照瑗不以为然,宋育仁与龚照瑗相争此策,最后不欢而散。

 

南镇望东征,枕戈天待明。

飞书前出塞,筹饷下江兵。

袭郑群疑沮,梁国难成。

独怜门下士,感激请长缨。

夫子在南洋统筹江海防,电英使告英廷,保崇明以上倭兵不入境,电报四出,穷日夜,不少休。比饷款议定,在英伦为使馆洋员马格里所持,盖有受意。夫予电驻使龚云:军饷悬急,借款如中废,南洋有溃之虞。款卒成,而驻京英使电照久不至,未交款,盖有持之者。育仁因借款得用英洋行力,乃结美副将夹辅士、英议员安洁华特、英兵官麦福尔,由购械及购船,由购船及包送保战舰,由保战舰至募水师。乃求将,得前创办北洋水师之英将琅威里,合南美阿耕廷、智利两国大轮两艘,并英德两国大雷艇六艘,改良邮船二艘,合十艘联为水师一旅,琅威里领之。合王爵堂专使电南洋电奏。王更设策,请便宜暗袭长崎以解威海之围,朝命迟未报。从甲午十月至乙未三月,和议成,策报罢。南洋传旨,钦遵转达讫曰:但和款太离奇,恐有变更,船事仍勿断,留为续议地步,挥戈填海,古来常有,国事再误三误云云。於是劾争和议。王使尚在法,有联荷兰、西班牙共保辽、台之议。电闻南洋,南洋电奏,朝旨派王之春前议。法欲先立台闽交涉之约,以掩局外干涉之疑,复阂於庆常,议不得达。龚使时在英,闻此事,趋赴巴黎,沮其议,法遂食言。台民不愿从倭,拥唐抚自立,又不就,是非从此乱。乃重议建水师,召琅威里返华,育仁又介琅威里。议谐,久不召琅,先为是辞英职,不知所终。[4]

 

【按】张之洞在南洋统筹江防,宋育仁在办理借款事务中结识英国美副将夹辅士、英议员安洁华特、英兵官麦福尔,又得英国将领琅威里,再合王爵堂专使电令南洋,献暗袭长崎以解威海之围,呈报后被认为和款太离奇,恐有变更,留为续议地步,之后朝廷派王之春(即王爵堂)继续在法国奔走,商议联合荷兰、西班牙,龚使得知后赴法国进行阻止,议遂失败。

 

风尘惊洞,日月复重光。

霜鬓援桴鼓,星旄落剑

秦廷还赵璧,燕垒去汶篁。

始信权益正,羞称问晋阳。

庚子国乱猝起,乱臣数辈主使乱民为之。夫子力主保护东南之议,朝士有以不奉诏论奏者。育仁乃拟疏营救,略云外省未识朝廷机宜,拟请由军务处派晓事之员宣渝朝意,俾军事应手。高恩、柯绍、张亨嘉皆与闻,赞成之,阻未得上。度联军旦暮逼京师,虑轰城则同烬不得复见,乃上书师座,有云:若勤王师至则前席有期,傥钟鼓阒然,则侍颜无日,谓与城俱碎也。及两宫西幸秦,乃间关由鄂赴行在,见师座,语之云:晋阳之甲,岂可兴乎?诸人腾书以相勉左矣。初闻,意犹谔谔,及龙驭天旋,金瓯无恙,始服前策之明,所谓权而得正者矣。[5]

 

【按】庚子国乱后,张之洞力主保护东南,遭到其地朝士以“不奉诏”论奏,宋育仁拟疏营救,希望军机处派出晓事人员,又得到高賡恩、柯绍忞、张亨嘉的共同赞成,使得论奏未成。当八国联军抵达京师,宋育仁上书张之洞,张之洞有言与城俱碎之语,可见忧国之心。

 

青史信难期,风云自可疑。

耻闻鸣越甲,喜见犒秦师。

返日三舍,扬尘彼一时。

回黄沧海变,抗疏有谁加。

师自受疆,寄策邦交,首欲联倭。合肥易视倭,闻而非之。及甲午与倭订共领朝鲜之约,时朝贵无问外交者,无人知也。甲午倭寻争朝鲜,合肥主议,只争上国於属邦,交涉体制,中朝居前,倭廷执不听,词甚谩,不可理解,遂宣战。上谕购船添水师,诸驻使访购甲船,皆先报北洋,辄报罢,或云翁司农惜费,或云此船无用,岂能倭,大要以船械军需不给为诿罪主和张本。师独持伐交之谋,主联俄以英,日与我开,乃英为谋主,欲其励兵拓土,以杀俄东渐之势。余往来英德使间,见师电两使,谋远交近攻。告许使言:勉以尽力,功在社稷,所见适契机宜。始献潜师袭倭之策,乃不战而媾,党外者更言,势本不敌,朝士疑不能明也。庚子无故称兵,逼各国联而攻我,情事迥异,师独持保和局之议,卒赖以危而复存。彼一时此一时也,而朝野无识,并甲午和议为一谈,而称颂李相不衰,异矣。[6]

 

【按】中日甲午战争爆发后,张之洞坚持伐交懼英,主张联俄。时宋育仁往来英国、德国使间,见张之洞提出“远交近攻”策略,于是献策“潜师袭倭”,最终因为谈判和议,未能实施。和议成后,朝廷上下反而赞誉李鸿章,令人诧异不已。

 

西狩听銮回,南音向北来。

月明温室树,火入故宫槐。

江楚联章入,天阊四扇开。

恭闻陈变法,论荐有遗才。

庚子冬,诣鄂,见黄仲学士,语国难故。黄言于师座,曰:宋芸子谈北来事甚详。师因传语,命书前后事节以进。方遭国难,谋补救,崎岖艰难,惊魄甫定,悲愤未已,略书前后所身历,十不得一,所闻内中秘语,皆未及述也。[7]

 

【按】庚子年冬,宋育仁到湖北见到黄仲弢学士,谈到亲历的种种事情,黄仲弢转告给张之洞,张之洞命宋育仁撰文写出前后曲折经历,故有《借筹记》问世。

 

分明官礼在,谁道误苍生。

持此将安往,惊人未一鸣。

无正天又雨,不照月孤明。

海水群飞日,观澜待一清。

 

昔感虞卿事,还山预著书。

躬逢尧舜日,江海意何如。

绍述观前史,隆平羡二疏。

鸿飞叹公,遵渚更踟蹰。

 

丁未,廖季平约育仁诣省师座于鄂,以《易长编》属纂,手书凡目四十,于汉宋古今无所不该。每夜侍谈,或至曙,余请此书宗旨,师论云:虞卿穷愁著书,盖寓此意耳,行当引退,以此为底稿,备遗忘,省检也。育因述《乐毅论》微谏云:主知时望,中弃可惜,必迂回而难通,然后已焉,乃乐生之志矣。夫子笑曰:恐必迂回而难通矣。退占一律纪其事云:借榻名园依水鹤,散筵斜月照芳薇。可怜十桂镫边酒,禁得忧时泪满衣。未献也。自后国家多难,夫子自不当言退。而育仁亦沉江海,不知所从。观自古朝局有变迁,君相固皆贤明,而举措必有反覆,甚至是非、美恶、黑白淆乱,而国且阽危。深观其故,厥有二因:一由君子之学术政见各有偏注,或误认私见以为公;一由小人之迎合希宠,无所不至,每曲假公义以济私。熙宁绍述之事,其可鉴矣。古大臣之谊,以启沃为心,二疏之辞荣,乃功成身退,故两汉学者,明于此义,称颂不衰,有明不竞,贞亮之士,慷慨死节,直谏廷诤,僵仆踵接,徒为美谈,无补于治,由于不问主极之如何,专尽一己以塞责,可以学术之衰,非其不能力行,实苦不能致知也。周公之居东,流连不忍退,盖已去四辅之职,在君见疑之后,虑主德未成,是以有毋使我心悲之叹也。夫子入相,主持进讲,故喻此诗。[8]

 

【按】此为廖平、宋育仁和张之洞相谈学术的珍贵记录。丁未年,廖平约同宋育仁到湖北拜见张之洞,张之洞以《易长编》展示给门人。三人每夜畅谈,有时谈到天亮还没结束,其间宋育仁咨询此书宗旨所在,张之洞以战国名士虞卿穷愁著书为答,宋育仁举出三国时期魏国玄学人物夏侯玄的《乐毅论》为例,认为“必迂回而难通”,张之洞听罢,承认此论甚妥,宋育仁为此写诗“借榻名园依水鹤,散筵斜月照芳薇。可怜十桂镫边酒,禁得忧时泪满衣。”记之。时正国家多难之际,张之洞未曾言退,而宋育仁沉浮江海,不知所从。宋育仁认为导致如此的原因有二:一是君子各有偏注,二是小人迎合高宠。再观张之洞晚年入相的经历正合此论。

 

三、宋育仁诗注的评价和意义

 

本诗注系宋育仁亲身经历追记,展现出晚年张之洞的思想侧影,尤其凸显出“忧国与议学”两大主题。

首先,通过宋育仁的记载可见张之洞重返政坛的活动情况。张之洞晚年移驻湖北,出于对时局的判断,建设汉阳铁厂,创设卢汉铁路,其间办厂遇到阻碍,宋育仁还频频献策给予支持,通过张之洞的湖北办厂促进了长江中游城市的发展。

其次,中日甲午海战时期清廷官员的应对行为是近代史研究的关注课题,张之洞在甲午时期对日态度始终坚定,主张伐交,统筹海防,主保东南,无不体现其忧国意识。宋育仁作为门人和幕僚积极谋划,尤以“献策袭日”最为大胆卓见,并与张之洞保持密切联系,虽未成举,足见忧国情怀。

最后,张之洞与蜀中弟子交流学问的记载向来甚少,此诗注有张之洞与廖平及宋育仁学术交流情形的资料。师生畅谈学术,实则是在特定背景下借以彰明心志。最初先讨论《易长编》,张之洞说明撰写宗旨为仿照战国时期赵国名士虞卿“穷愁著书”,宋育仁以三国时期玄学名家夏侯玄的《乐毅论》作答,认为“必迂回而难通”。

 

四、张之洞与宋育仁的比较

 

宋育仁与张之洞既是师生关系,又是幕府成员关系,通过对两人比较,有以下认识:

1、都具有强国发展意识。张之洞作为洋务派代表人物之一,先后创办汉阳铁厂、大冶铁矿、湖北枪炮厂等,为推动中国民族工业发展方面贡献巨大。宋育仁在四川办厂开矿,公司涉及洋车、洋烛、白蜡、煤油、煤矿等领域,推进了四川近代工商业的发展。

2、兴学教育的践行者。张之洞在广州创办广雅书院,在成都创办尊经书院,在南京创办三江师范学堂,在湖北创办自强学堂、湖北农务学堂、湖北工艺学堂,在河北创办慈恩学堂,等等,同时提倡留学教育,大力发展新式教育,还参与拟订“癸卯学制”,对中国近代实业教育发展影响巨大。宋育仁没有创办书院学堂,担任过许多教职,如京师大学堂文学科教员、江苏南菁书院监督兼总教习、成都尊经书院山长等,可见两人都是文化教育的身体力行者。

3、积极抵抗外国侵略。张之洞于1884年升任两广总督,起用老将冯子材,击败法军,故被誉为运筹帷幄的“张香帅”,且提倡“照西法编练新军”,对中国近代新型军队创建做出一定贡献。1894年中日宣战后,张之洞积极奔走建言献策,提出“购快船、购军火、借洋款、结强援、明赏罚”。宋育仁在甲午海战时期,献策募兵奇袭日本,同时呈报予张之洞得到支持,由于诸多政治、外交及人事原因未能实施。

4、文学与学术成就各有千秋。张之洞存有大量诗词之作,主张“中学为体,西学为用”,著有《劝学篇》《书目答问》《輶轩语》。宋育仁文化成就涉及经学、史学、文学、小学,既反对西化,也反对保守,提出“复古即维新”,还曾与国外名家麦克斯·穆勒、理雅各、铎尔孟对话交流,代表作有《时务论》《泰西各国采风记》《周礼十种》《说文部首笺正》《三唐诗品》《四川通志例言》等,相对而言,宋育仁学术研究领域更为广泛。

5、成长性格的相似之处。张之洞“少有大略,务博览为辞章,记颂绝人。”宋育仁“少孤,育于伯叔,性沉静,强记诵,终日手不释卷。” 两人从小孜孜以学,才学过人,形成坚忍不拔的人生性格。

 

通过宋育仁与张之洞的交往钩沉,既丰富晚清风云事件中张之洞的谋略形象,也可谓弥补张之洞和门人思想学术传习的史料空白。

 

——————

 

参考文献

 

[1] [2] [3] [4] [5] [6] [7] [8]《中华历史人物别传集》第58册(线装书局200312月)《张文襄公荣哀录》卷三挽诗 《宋芸子观察育仁十首》

 

——刊于《蜀学》第十一辑  巴蜀书社 2016年出版

 

上一篇:胡平原:重庆特园里的那些人、那些事 下一篇:没有了
0% (0)
0% (10)

网友评论:


阅读排行
推荐文章
图片文章
钟永新:忧国与议学──宋育仁诗注中的张之洞
胡平原:重庆特园里的那些人、那些事
王星岸:自流井王宝善祠,家族命运融入民族大义的场商典范
胡平原:难忘重庆“六•五”大隧道惨案
邓科:玉川公祠话沧桑(羊年三八 暴走采风)
友情链接 申请
中华风采人物网北京春雅轩书画院官方网西南作家文学百花网人民的节日永恒的纪念中国诗歌会流韵网护线宣传网
域名注册华文国际出版社2013中国农民工春晚访谈中国网徐氏雕刻艺术梦之旅原创文学网情满天涯时代中国网
华夏讯网中国广播网央视网复兴论坛和谐法制网香江出版社歆竹苑文学网萧然校园文学网文人宝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