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今天是
关键词: 鲁迅 高尔基 诸子百家 红楼梦 平凡的世界
您当前位置:文学百花网 >> 民族文学 >> 民族百花 >> 浏览文章

民族文学的民族品德

作者:彭学明  日期:2012-9-19 23:49:14 来源:光明网 人民网   【字体:

这里,我所说的民族文学,特指少数民族作者创作的文学作品,不包括汉族作者创作的少数民族题材作品。在中国文学的历史长河里,少数民族文学丝毫不逊色汉族作者的文学,少数民族文学对中国文学的奉献,是中国文学不可多得的珍贵财富。少数民族作家和作品,都在中国文学史上占有特别重要的位置。
  回望新中国60年的少数民族文学,特别是变革开放30年的少数民族文学,我们的民族文学绮丽多姿,大放异彩。涌现出了一大批在中国文学占有重要位置的作家和作品。蒙古族的玛拉沁夫、牛汉、李凖、阿尔泰、白雪林、邓一光、扎拉嘎胡、查干、郭雪波、鲍吉尔,田野、娜夜、格致,藏族的益希卓玛、降边嘉措、益希丹增、阿来、扎西达娃、丹增、次仁罗布、梅卓、央珍,鄂温克族的乌热尔图,回族的穆青、马瑞芳、沙叶新、木斧、张承志、霍达、郭风、深邃、石舒清、陈村、欧阳北方、陈铁军、于怀岸,维吾尔族的穆塔里甫、铁依甫江、尼米希依提、克里木,霍加、祖农·哈迪尔、柯尤幕·图尔迪、祖尔东·沙比尔、吾守尔·买买提明,土家族的孙建忠、汪承栋、蔡测海、颜家文、李传锋、彭世贵、冉冉、温新阶、龚爱民,苗族的凌宇、石太瑞、向本贵、贺晓彤、向启军、田耳、龙宁英、石绍河,朝鲜族的南永前、金哲、金仁顺,白族的晓雪、张长、景宜,满族的端木蕻良、赵大年、朱春雨、胡昭、叶广岑、赵枚、关仁山、孙春平、庞天舒、于晓威,仫佬族的包玉堂、鬼子,壮族的韦麒麟、莎红、韦一凡、潘琦、冯艺,彝族的李乔、吉狄马加、普飞、倮舞拉且、栗原小荻,瑶族的黄佩华、蓝怀昌、黄爱平、李祥红,仫佬族的鬼子,哈萨克族的艾克拜尔米吉提,普米族的鲁诺迪基,东乡族的了一容,哈尼族的哥布,纳西族的和晓梅等等,都是少数民族文学的优秀代表。这些优秀的少数民族作家群中,既有小说家、散文家、诗人,也有评论家、剧作家和报告文学作家,他们的作品涵盖了各种体裁、题材和各个阶级、各个范畴,显现了少数民族文学的强鼎力量和勃勃活力。李凖的《黄河东流去》、阿来的《尘埃落定》、霍达的《穆斯林的葬礼》、邓一光的《我是我的神》、孙建忠的《醉乡》、向本贵的《苍山如海》、冉平的《蒙古往事》等长篇,玛拉沁夫的《科尔沁草原》、乌热尔图的《琥珀色的篝火》、张承志的《北方的河》、孙建忠的《甜甜的刺梅》、蔡测海的《远处的划木声》、扎西达娃的《系在皮绳扣上的魂》、叶广芩的<梦也何曾到谢桥》、石舒清的《清水里的刀子》、次仁罗布的《放生羊》等中短篇,都成了中国文学画廊里的精品。少数民族文学所具有的博大深沉的民族情怀、泱泱浩浩的民族气候、清洁纯洁的民族质量和坚韧磅礴的民族肉体,构成了民族文学刚直而划一的景色线,组成了少数民族文学弥足宝贵的民族品德。

  博大深沉的民族情怀

  艾青《我这土地》里有一句名传千古的诗句:为什么我的眼里总含着泪水?由于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这句话,印证了一切少数民族作者的民族情怀。每一个少数民族作者,都有本人深爱的土地。不论他们身在何处,他们文学情感的脚步,都是沿着故土回家的。故土,是他们情感的磁场和文学的灯火。他们创作的题材一直没分开过他们的故土。故土的一草一木,故土的一山一水,故土的一人一物,都是他们文学的火把,在心灵里熄灭。不论时期多么急躁,不论物欲多么横流,不论世事多么沧桑,也不论他们是身在故乡大地,还是异国他乡,他们都可贵地忠实着本人脚下的那片土地,据守着民族的那份情感,把对本人民族的挂念和骄傲,把对本人民族的幸福和忧伤,都寄予在本人的文字里。他们对民族的吟唱,不是装模作样,拿腔拿调,而是出自内心,发自真情,感人至深。矫情和假意得宠时,这种稀缺的民族情怀,是民族文学作品最珍贵的财富和资源,也是民族文学最强大的情打动力。有了这种安如磐石的民族情怀,整个民族文学的基调因而显得格外温润、暖和和灼热。
  邓一光是一个民族情怀极为深重的民族作家。他的一切作品都是盘绕着本人的民族而歌而舞的。从《父亲是个兵》、《我的太阳》到《我是我的神》,邓一光都在以一个家族的民族史诗来书写本人的民族情感与情怀。在《我是我的神》这部长篇里,他把这种深切的民族情感与民族情怀倾吐到了极致。《我是我的神》讲述宏大历史革新下乌力古拉图与乌力天赫、乌力天扬、乌力天时、乌力天健父子两代人的命运,以及他们对自在的向往和追随。他们对人类灾难的终极追问、对虚伪的决不妥协、对光明的永久追求,展现了两代人百折不挠、历久弥新的理想主义、英雄主义和浪漫主义。这种集理想主义、英雄主义和浪漫主义为一体的人物,简直是被神化了的圆满人物,给予了读者逼真而持久的打动,寄予了作者逼真而深沉的民族情感,表现了作者博大而厚重的民族情怀。邓一光曾经充溢感情地说:“那些在庸常人生中挣扎的生命都是我作品的原型,我希望他们身上表现一种‘神性’,即使他们身处灾难与煎熬,依然可以仰视光明。”基于这种情感,邓一光在《我是我的神》里,是既满怀深情地赞誉与歌颂,又满怀悲怆地考虑与追问,那种奔腾倾注的民族情感与情怀,在不时的追问与考虑中,变得更为深沉、强大和有力。几代人之间生与死、爱与恨、情与欲、亲与痛、国与家的种种纠结与层层包裹,都最终指向和定格在最大的民族情怀上,那就是一个民族所赋予子民的大仁、大义和大爱。
  张承志的中篇《北方的河》,更是能表现一个作家的民族情感与情怀的经典之作。在《北方的河》中,张承志采用客观抒情的笔法和“认识流”式的时空交织的方式深情地描画了北方的黄河、湟水、永定河和黑龙江等大江河,是如何哺育本人的生命、如何灌注本人的血液,如何浇铸本人的品德的。这或许更是一篇传世的散文。由于它没有故事情节,只要情感走向。我们看不到人物的多姿多彩,只听得到一个孩子与河流一同跳动的心声。他像北河的一条大河,放肆地任其情感自在地汹涌奔泻,放肆地任其思绪卷起千堆雪浪。他无限深情地将这些河流比喻成本人的父亲母亲,屡次地在作品里亲偎在河流的怀抱,呼喊着父亲母亲。他在黄河里找到了本人的父亲母亲,在湟水里找到了本人的血脉与根,在永定河里找到了本人的方向与力气,在黑龙江里找到了本人的爱情与重生。他在燃着深情的文字里,给我们传送了一个黄河边上的孩子,对这些哺育他的河流无限的爱戴、敬重、眷恋和感恩。这种爱戴、敬重、眷恋和感恩,正是一个民族作家最本性和宝贵的民族情怀。

  泱泱浩浩的民族气候

  中国是一个多民族的国度,每一个民族都有本人共同的天文、风情、历史和文化。这种独有的民族资源,给了民族文学共同的创作优势,赋予了民族文学的文学个性。而多民族的多元性和丰沛性,又使得民族文学花团锦簇,斑斓多姿,呈现出泱泱浩浩的民族气候。每一个少数民族作家都饱蘸着民族的乳汁,在少数民族的民风民情里陶醉,在少数民族的文化历史里徜徉。他们或歌颂民风的浪漫,民情的醇厚。或记载民间的幸福,民族的荣光。或赞誉一个民族所修身养性、赖以生存的大好河山与明丽风光。泱泱浩浩的民族文学,幻化成蔚为壮观的民族记忆和符号,从而使中国文学绚烂绮丽,熠熠生辉。
  一,美丽丰沛的民族天文气候。天文环境,不但影响着一个民族的繁衍生息和壮大,也影响着一个作家的文学记忆和经历。大凡少数民族作家,没有一个作家的作品没有深入着其天文记忆和天文经历。他们对生存环境的自然描摹可谓是绰约多姿,千差万别。北方作家的广大空阔,南方作家的秀美明丽,东部作家的绚丽雄奇,西部作家的高远苍茫,尽显了民族文学美丽丰沛的天文气候。而在这种美丽丰沛的天文气候中,我们很少读到愤懑和厌倦,而多是赞誉和歌唱。比方蒙古族作家海勒根那在《寻觅巴根那》中,就给我们描绘了这样一副美丽奇特的草原现象:“那片绿沁心脾的草原呈现在我们面前时,是在一场连绵的雨后。湿溻溻的人们从一片樟子松林里钻出来,跌跌撞撞地登上耸在头顶的山冈,就被眼前无垠的草原惊呆了:那莽莽苍苍的草原浑然横亘在黛色的天空之下,九曲蜿蜒的藏蓝色大河正在它广大的怀抱中缓缓奔腾:那些回旋翱翔在河流上空的无拘无束的鸟儿,是湖鸥,是野鸭,是天鹅,而碎银、玛瑙一样铺陈于草原的是一群群牛羊、一簇簇骏马。那些散落的白色蒙古包,在这一片博大的郁葱中、广袤的青翠中,似乎一棵棵雨后鲜新的白蘑,丰沛的地气构成的薄雾正在它身间冉冉环绕,而它的头顶正悬挂着奇幻的绚丽彩虹……”
  二,五味俱全的民族生活与生存气候。生活,是少数民族作家最常态的表述。从消费劳动,到文娱休闲,衣食住行,少数民族的生活可谓是绰约多姿,气候万千。生活的悲欢离合咸,都在少数民族作家的笔下呈现出世俗的烟火与常温。生动、形象和独异,是少数民族作家触摸生活时,共同描画出的生活气候和绚丽民情。恬淡。安宁。幸福。快乐。忧伤。痛苦。都是少数民族文学中极为富足的生活气候与表情。
  回族作家李进祥的《害口》就是一篇与生活有关、与民情有关的好短篇。新媳妇怀孕嘴馋,是一切新媳妇共有的特征,但李进祥却把两个回族媳妇的怀孕嘴馋写得鲜鲜活活、风生水起,别有一番滋味。回族把孕妇嘴馋想吃东西,叫害口。害口的桃花想吃酸时,想到了本人在外打工的丈夫李子及曾经打工的同伴杏花和打工的生活,想她的李子快点回来,带着一大堆好吃的。想得她“觉得本人这一刻熟透了,浓浓的汁水充溢全身,随时都会喷涌而出,将她和她的李子一同吞没”。可当李子真的回来时,却什么也没有带给她。她以为她日思夜想的李子在村里弄那么多的酸的,是为她弄的,却不想,是当了老板娘且也正怀孕害口的杏花派回来帮杏花弄的。她的李子不晓得她也在害口,她的李子不是为她而来的。所以,当她把那一小盆以为给她弄的酸凉粉甘美地吃得一尘不染时,她遭到了她的李子一顿指摘;当她忍着胃疼跟她的李子同床做爱时,她被她的李子弄得不幸流产。简短的几千字,李进祥把一个回族小媳妇对生活的神往、期盼和回味,生活的恬淡、甘美和微酸,描画得绚烂多姿,余味无量。
  这种无味俱全的民族生活气候,更深层次地表现在民族生存中。特别是那些草根人物的生存状态,更是少数民族作家对民族生活气候更深入的描摹与表达。他们对草根人物的同情与忧虑,对草根人物的仰视与敬意,使得民族的生活气候,不单单是云蒸霞蔚的图景,还有雷电裂空的震动。东乡族作家了一容的《挂在月光中的铜汤瓶》,经过一个风烛残年的老奶奶与瘫痪儿子年复~年、日复一日地在人世间相依为命、顽强生活的故事,给我们呈现的不只仅是一个弱者的艰苦,而是一个老人的顽强与坚韧:不只仅是一个母敬爱的颂歌,而是一个民族情的礼赞。而仫佬族作家鬼子的《瓦城上空的麦田》,则是用悲壮的笔调,讲述了农民李四含辛茹苦把几个孩子送进城市享用幸福,而孩子们却彻底将他遗忘以至遗弃,乃至他在一次次绝望中死亡的故事。农民李四的死,是鬼子在这个物欲横流的时期对亲情、良知和道德沦丧的血泪悲怆和愤恨批判,是一个少数民族作家对一个普通人物发出的宏大悲悯。纳西族女作家和晓梅的《昌青街旧事>更是用流血的心、细腻的笔,记载了文革乱世时期昌青街上钟逸民、田红、老七等一代人在乱世中的生存和生长,他们没有目的的生活,他们失去方向的人生,他们自觉离乱的青春,都在钟逸民被枪决的悲剧中完毕。假如说《挂在月光中的铜汤瓶》和《瓦城上空的麦田》只是一个人或一家人浸润悲伤的生存现象,那《昌青街旧事>就是一代人悲伤得严酷的生存现象。更刺痛人心!
  三,多姿多彩的民族文化气候。文化是一个民族最具生命的符号与意味。描画本人民族文化的画卷,展现本人民族文化的魅力,感悟本人民族文化的骄傲,表达本人民族文化的敬意,是每一个少数民族作家一生努力的心愿。在浩瀚的民族文学史册里,我们看到了每一个民族共同的文化气候,领悟到了每一个民族文化的魅力。民族的风俗,民族的风情,民族几千年的文化沉淀,都在少数民族文学里各领风骚,各现其美。藏族的锅庄与哈达,维族的古尔邦节与十二卡姆,蒙古族的那达慕盛会与长调,回族的花儿与饮食净,朝鲜族的包饭与长鼓,侗族的大歌与风雨桥,苗族的赶秋与边边场,土家族的调年与茅古斯等等等,都在少数民族文学里擦亮了世界的眼光,点燃了世界的激情与向往。
  土家族作家孙健忠的长篇《醉乡》,以湖南湘西土家族山寨雀儿寨的变化为主线,以贵二投身乡村变革开放大潮的沉浮起落为主唱,交叉对歌、哭嫁、看月、赶秋、上梁、赶山、跳丧、傩愿等大量熄灭着民风民情的湘西民俗,使一个小小的土家族山寨不但在尺幅之间展开了一幅波涛壮阔的时期变革画卷,更充溢了浪漫、神奇和诗意。这不但使人们对湘西的人民产生了持久的打动与敬意,也使人们对湘西这片土地产生了激烈的向往和盼望。孙健忠对少数民族风情出神入化的置入与状写,使得新时期少数民族文学长时期只晓得一味图解政治而缺乏民族文化底蕴的场面得以改观,孙健忠作品中少数民族绚烂文化的含量,使得少数民族文学具有了强大的生命力与诱惑力。《醉乡》既是一部新的《山乡剧变》,又是一部新的民族志。
  假如说孙健忠《醉乡》里的文化气候,更多的是原生态的民俗气候的话,那藏族作家次仁罗布的《放生羊》和土家族作家田耳的《衣钵》则更多的是从肉体层面来表达民族的文化气候的。那不只是民族文化的一种风光,更是民族文化的一种力气,民族文化对人的心灵与肉体的浸透,在这两部作品里得到了更高的升腾。次仁罗布的《放生羊》经过西藏将羊放生,以便洗清罪孽,救赎来生,顺利转世的习俗,讲述了“我”将一只行将被宰杀的羊如何救下放生,救赎亡妻在阴间少享福孽,顺利转世的过程。

    原载2010年《小说评论》第6期pya桑植县国土资源局

上一篇:少数民族文学 藏在“深山”待人识 下一篇:民族文学三十年评述
0% (0)
0% (10)

网友评论:


阅读排行
推荐文章
图片文章
十年来我国少数民族文学蓬勃发展 成就瞩目
友情链接 申请
中华风采人物网北京春雅轩书画院官方网西南作家文学百花网人民的节日永恒的纪念中国诗歌会流韵网护线宣传网
域名注册华文国际出版社2013中国农民工春晚访谈中国网徐氏雕刻艺术梦之旅原创文学网情满天涯时代中国网
华夏讯网中国广播网央视网复兴论坛和谐法制网香江出版社歆竹苑文学网萧然校园文学网文人宝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