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今天是
关键词: 鲁迅 高尔基 诸子百家 红楼梦 平凡的世界
您当前位置:文学百花网 >> 签约作家 >> 原版欣赏 >> 浏览文章

搬马虾

作者:王星岸  日期:2012-9-23 15:20:04 来源:《西南作家》杂志blog.sina.com.cn/qhhwy   【字体:


                                                                        王星岸
 

农村的天很高,地很宽,遍地都是红苕沟、苞谷地,青山连绵望不到尽头。青龙水库河碥的草滩沙凼,正是我们十几个山里娃跑猫打战火的地方。从早到黑忙庄稼的大人,没工夫想孩子们会躲到这里顽皮偷懒的。野草笼笼遮天蔽日,老林棘杆遮挡了外面,没人看得见。岸边水草清清,斜斜的沙滩又宽又长,没种庄稼,随我们怎么踩怎么跳。捡瓦片擦着河面打水飘飘,折纸船浪浪子飘向河心,砍几根长竹棍扑打河面,浪花飞溅打水战。玩法很野,这里是山里娃的天地。
    其实我们这群野孩子爱到山谷水库边玩耍,主要是听大哥哥们说钟幺公天不亮就扛着行头,摸到河边僻荫处放抝子搬马虾。老家伙是大力士,几下做完农活,一晃眼就不见人,要在这人不常来的河边石夹口才能看到他,披着蓑衣拉他的帆布抝子。他有吃不完的马虾,还隔三差五提几巴篮到街上去。看他吃虾那样子,和点海椒面,抿口酒嘘嘘嘘的,把人馋得嘴痒痒的。
    我们十几个野娃娃,悄悄摸到钟幺公搬马虾后边的山草地,趴在潮湿的地上,扒开树叶草杆,目不转睛地望向河边钟幺公的背影,水面上他双手捂住就要拉起的缆绳、竹棒。竹棒前端就是最牵动心魄的地方,搬马虾的帆布抝子在水下隐约可见。河风时时吹来,打渔雀在河面飞掠,叼起白闪闪的翘角鯵。水面下拗子底部有鱼影晃悠,打渔雀儿尖嘴啄水溅起水涟,鱼儿划掉不见了。小伙伴们急得直用小拳头捶土,嗨呀嗨呀。天在打圈,树在摇曳,时间慢的像梦中爬坡,等死了钟幺公的手也不拉拗子。大家正在打瞌睡,河面传来哗哗水声,钟幺公双手拉斜了揽绳。帆布拗子像装着一扮桶青幽幽的河水,向上慢慢浮动,拗子里头不知有多少鱼虾,钟幺公拉得好轻好慢。伙伴们急了冲过去,想几下把拗子拉起来,看到里边的鱼儿马虾。钟幺公呵一声咳嗽,吓我们一缩头。拗子和竹棒叽嘎叽嘎的叫着,呼的一划,由竹棒和缆绳支撑牵引的倒三角型帆布拗子,横过水面移到岸边。拗子底部的落水声,混合着拗子里砰砰的蹦跳声,我们看见了拗子底部厚厚的一层鱼儿、马虾,蹦跳着爬动着。“马虾!”“麻沙根儿!”孩子们终也忍不住,喊了起来,不由分说跑到岸边,伸手掰着拗子看。钟幺公这才晓得身后藏了这一群调皮蛋,大声吼起来,生怕拗子里的马虾鱼儿跳出去。孩子们管他恶不恶,伸手就抓,手指被马虾头角刺得直甩,抓住的鱼儿一滑掉到了水里,着急中几个小伙绊倒在水边。钟幺公丢下竹棒,拗子落地散平。他一步踏过来抓起倒地的娃娃,一个一个往高坎上丢,脸气得像老木疙瘩,骂一句:“造死啊,狗娃娃些!”我们吓得屁滚尿流,躲着还看钟幺公抓捞马虾鱼儿的样子。只可惜,很多鱼儿马虾都跑回了河里,钟幺公只抓到一小巴篮。我们又开心又害怕,准备跑开,或者挨打。钟幺公没理睬我们,又去放鱼食,把拗子慢慢支到河里。他这才回头瞄我们一眼,吓得娃娃们轰地跑开了。
    在其他地方玩耍几天后,娃娃们跑回水库河边。大家离不开这里的河滩水草,水战火、沙包凼,都在想钟幺公该又搬了多少麻沙根和马虾了。明知要被钟幺公吼骂、瞄眼,也要悄悄摸到他身后,偷偷看他搬马虾。还想等他拉起拗子,费他,让他搬上的马虾跑回河里。他肯定会跳起来骂人,多好玩。但是,河边石夹口没有钟幺公的人影,只有那副大拗子的竹棒和缆绳漂在水面上,随河水一浪一浪的。再望水库两岸,山坡树荫,都没有钟幺公的人影。轻柔的河风飘来,碧空和暖,太阳朗照,清澈的河水深处鱼儿成群结队游进拗子,在正方形帆布袋里上游下冲,争抢鱼食,还有红金鱼在扇尾起舞。看到这里,大家忍不住了,一窝蜂跑到拗子后边钟幺公已站出两个脚印的河坎上,伸手去拉缆绳。可是拉不动,缆绳在水面上下拍打。大家一起用力再拉,棒尖前头拴住拗子,竹棒一斜,砰一声,娃娃们全部倒在河边,乱成一团。竹棒落回水里,几条鯵子鱼闪着白影射出水面,越得远远的逃跑了。“狗娃娃些!”雷神一样的钟幺公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两步一跨,左右手抓起娃娃,又朝河岸上甩。幸亏钟幺公来得及时,几个被打湿衣服的娃娃被扯上了河岸。钟幺公这才抖抖胸前衣服,挽挽袖子去拉缆绳,右脚踏着竹棒,不费力地把拗子拉到岸边。不过,除了稀稀拉拉的小马虾,鱼儿一个没有。他虎脸瞪着我们:“造死啊你们!全费跑了!”见钟幺公没有过来打人,我们轰笑起来,终于把他的鱼儿马虾费跑了。觉得老头儿很好玩,想惹他跑过来追打,大家就边跑边对他做鬼脸,唱起“马虾马虾,快跑快跑……”。这时我们才发现河边又有几根竹棒放在水上,荡漾的河面下边是隐隐可见的帆布拗子。明白了,先前钟幺公在放拗子。
    我们打沙战火正不可开交的时候,有伙伴抓起地上的衣服就跑,前边传来大人的骂声,是在远地干活的父母凶巴巴出现在面眼前。几个伙伴没跑几步,就被父母拦腰抓住,没跑的也吓哭了。大伙就纳闷呢,这山沟沟头,除了钟幺公来搬马虾,鬼都不来的地方,怎就冒出各家的大人来了。“你们这么不听话,咋跟钟幺公滚在一起嘛,人家是公社请来看水库的,耍都有公分……你狗日些命大,咋不落到水库淹死算了……”父母一边追打我们,一边骂出我们听不懂的话来,还故意抱起石头、土块往水库里抛,浪起的河面像正烧开的水四散飞溅。这时,钟幺公那边河面“啪”地一声重响,水浪子飞起来,几条鱼儿随之飞出水面。钟幺公甩掉缆绳,旋在半空的拗子落回水面。“你们骂娃娃,还是骂钟幺公!”他几步冲过来,二郎神一样杵到父母们跟前,“你们干活路挣工分,我给你们看一群野娃娃,还拐了,错了?娃娃落到水头,你们在哪里?”父母们给骂得一齐愣住,随即赶忙给钟幺公赔笑脸。我们心里明白我们这群费头子,搞了钟幺公几次恶作剧,人家现在没提一字。钟幺公不听,大人们递给他的烟他两下摔倒河里,双脚一蹬沙土就是两个脚窝子,骂着“混账东西!”,转身就走。父母们只好各带各个的娃娃离开河碥,没想到钟幺公回头又是一吼:“大人滚!娃娃一个小时割草,一个小时搬马虾,明天起准备一副箩筐芊担来!”父母们全走了,我们一群娃娃哇地一起哭起来,受了委屈后在亲人面前那种撒娇的伤心的大哭。
    我们跟在钟幺公后边跑着,又好了伤疤忘了痛地疯闹。他坐在土坎上,大口吸几下叶子烟,对这群成天玩耍不做事的娃娃说:“你们还要得啊?你们妈老汉在田头土头忙不完的活,你们倒好,耍一天也没说割几根兔草、牛草,还要来费我的虾窝子。再来费,我就等你们落下水淹死。听到没!”他瞪我们一眼,我们吓得一甩脑壳,齐声吼:“听到了。”他脸上才出现了一点笑容,居然跟家里爷爷一样一脸慈爱:“我跟你们做了几个小拗子,天亮就放到了水库两岸,你们两人一个组,掌杆,搬马虾。不够的,就用你们带来的箩筐搬马虾。”我们欢喜地跳起来,他又把脸一板:“每个人割半背篼草,任务完成才可以搬马虾。听到没有。”我们学他蹬地的样子,齐声吼:“听到了”,野兔一样跑到山坡、草地,攒劲割草,没多大功夫,每人背着满满一背篼新鲜青草回到钟幺公身边。我们这是第一次为家里割这么多青草,回到家里,父母不知有多高兴。大家放下草背篼,在钟幺公身边围几大圈,看他怎样轻手慢脚地拉拗子。拗子拉到岸边,等里边的水自然漏完,就让娃娃们捉鱼抓虾了。然后他就教我们怎样准备鱼食、烧红苕、屠场不要的烂肠子、猪心肺筋筋;怎样选择阴凉、草多、石块多、缺口多的地方放拗子;怎样观察水清度、水流向、水汽泡来判断哪里的鱼虾多;又教我们唱“搬马虾”儿歌。学问奇奇怪怪的,比学校老师教的数学、地理更有吸引力。他走到每一个抝子水边,叫两个娃娃和他一起脚踩竹棒固定棒尾,双手拉住缆绳,慢慢把拗子从河边吱嘎吱嘎移向河心,让拗子缓缓落入水中,抱来一块石头砸在竹棒上,不让河水浪走。不一会儿,水库两岸就摆起一排拗子竹棒,娃娃们两人一组守在每处拗子的岸边。但是娃娃们无论怎样是拉不起来拗子的,帆布里装满一大缸水,像汽车那样重。钟幺公每个拗子都来看看,和大家一起拉。起初看见钟幺公拗子里边是密密麻麻的鱼儿马虾,我们羡慕得不行。现在我们也能在自己的拗子、箩筐里,亲手抓出半桶鱼儿马虾,噼噼啪啪的鱼虾蹦跳,让人听得心慌。晚上回家,背篼装满了割的青草,还提回大半桶鱼儿马虾。父母笑眯脒的,麻沙根儿用泡酸菜、七星海椒活烧来吃,味道可口鲜美,越辣越出味。马虾,就掰掉头刺,干煎,放点盐巴。几大碗红亮亮的大麻虾端上桌,馋得磨牙。爸爸还撒点辣椒粉,一个一个地捻马虾丢进嘴里,“咝咝”慢嚼,那味道好惨了。妈妈和奶奶突然想起说:“人家钟幺公不吃点啊?”爸爸就说:“钟幺公办法还多,一堆娃娃管住了,每天搬那么多马虾。嗯,嗯。”于是赶忙夹几个活烧麻沙根儿、放在半碗红马虾上,明天给钟幺公带去。第二天十几个娃娃跑到岸边,把家里准备的鱼儿马虾端给头钟幺公,他念着“你们妈老汉,舍得啊?”,抓起就往嘴里噻,嚼的咔嘣咔嘣的。他吃完也不说一个谢字,厚着脸皮还要:“碗拿回去。喊你老汉,给老子整多点海椒。”家里大人每每听到这里,哼哼笑起来。有时给他面上尽放海椒,有时一点海椒都没有,全是白酸菜。等他冒火了,我们齐声吼:麻沙根儿马虾,底层。他仍板着脸笑:“一家人都整我。”
    钟幺公就是钟幺公,继续让我们调皮,继续教我们搬马虾。要说这搬马虾,真是很有趣的河边活动。搬马虾还讲一个人的“生气”,大人说水田里河塘里的鱼虾泥鳅这些水下生灵,有灵气财气,跟不跟人的“手气”走。有的随便在河里放个箩筐,也不怎么鼓捣,他箩筐里会自动跑来一群一团的小鱼小虾,大家就说“有生气”。有的比较来比较去,找鱼儿活动量大的地方放拗子,鱼食也反复摆弄,可是跑到他拗子里鱼虾稀稀拉拉的,连太阳光一照河面,鱼虾都会游开,大家就说“没生气”。因此按一般见识,衣服穿好一点,长相规矩一点的,大家都喜欢用“沾生气”来高抬。而穿着陈旧、长得一般,就会用“不沾生气”来形容。但是这水清木秀的山谷水库河,本身就安静肃穆、灵气升腾,一个人的“生气”在这里既合这个理,也更多的不合这个理。钟幺公长的黑大汉一个,雨天晴天背件老蓑衣,脚穿一双烂胶鞋,哪有一点“灵气”,可他搬马虾的“生气”好得很,年年不减。有两个小伙伴,穿着大块补丁衣裳,打着光脚板跑,眼明手快,猴子一样激跳,懂得的事多,熟练的在箩筐底部放下石块、瓦片,混压煮红苕、烂肠子,还缠几根青草。他们拉起箩筐,就是活蹦乱跳的一筐底鱼虾。还有,就是我们这个费头子娃娃队伍里,那两三个衣服干净、脸相好看的小姑娘,比如家住山脚的水英,她手指在箩筐底部动两下,插几朵山菊花在石块缝隙,引来的鱼虾简直像春天山草上的蝴蝶漫天飞舞。很多伙伴怎么努力,搬出的马虾就是癞子秃毛,便赖着水英姑娘在自己箩筐里扰两下,让她灵光的手指带点“生气”来。面向河面等待的时候,小伙伴们又是无话找话。这个说:“幺公太会吃了,给他端来的麻沙根、大虾十几碗,吃得干干净净的。”那个说:“鱼刺虾头刀都没吐过,全吃了,没见他卡一下。难怪力气大得像头牛,是吃鱼虾骨头吃出的!”大家就一阵好笑。这时水英粗声大气地说:“我爸妈吃鱼虾也是鱼刺虾壳一起吃,说闭着嘴嚼就不会划嘴巴,多嫩气的小鱼小虾,骨头虾壳不吃可惜了,恨着我们吃。”没想到引来伙伴们一阵起哄:“难怪水英长得高,脸皮白嫩嫩的,吃鱼虾骨头长的啊!”水英一愣羞红了脸,赌气地走开,留下一个高挑俏丽的背影在小伙伴们眼里。
    农村人的情况是一年到头天天忙农活,没一天是有空闲的。哪家不是从早摸到黑,粪桶锄头,肩挑背驼,田头地头,风里雨里,想清闲一下,不习惯,也没听说过。但是,下雨天,就是农村人自由放假的日子,在家里的睡睡懒瞌睡,去街上的喝点小酒打几桩牌。而现在的雨天,庄稼人开始有了新的耍法。水库河两岸可闹热了,家家户户的当家人和小孩子都在这里,像过年或者中学举办体育运动一样。长长的水库河岸,到处是连群打堆的大人们,递烟,说庄稼事情,开野玩笑。好不自在,修这水库大家都是建设者嘛,岸边就是自家坝子一样。男孩女孩来了不少,在沙滩草地上,跑来跑去,大人也放心地任我们怎么闹。石夹处、沟壑处、水草处、流水沟、缺口处、清水地段,放着密密麻麻的拗子和箩筐,都是搬马虾的。田道上,还有很多大人扛着箩筐向水库这边接连走来。钟幺公就像一个大将军,在岸边所有搬虾点看动静,搬虾的人都喊他来“关火”,观察最好的位置。在水库山脚陡峭的石壁下,深不见底的深沟,一潭深水清花亮色,河面浮着水草,山泉顺着小沟向这里流来。钟幺公喊多放几个小拗子、大箩筐,注意角度、轻重、鱼食搭配,一有差错他就虎脸吼人,他自己冲过来放。大家照他说的,在拗子、箩筐底部放些石块、瓦片,做成逼真的水底石缝样子。然后钟幺公看左右一眼,示意大家退得远远的,看到还有人影子在水里,他狠狠摆手离远点。到处安静下来,他点燃叶子烟,眯缝着双眼看着水面的动静,似乎放心了。果然,从河心开始有鱼儿向这边游来。孩子们按耐不住,开始唱起钟幺公教的《搬马虾》歌:“马马叮儿,飞过来,爸爸犁田,妈妈种菜。麻沙根儿,游过来,娃娃打跟斗,姑娘坐排排。马虾呀胆胆鱼,快快过来,大闹天宫,兵兵来抬……”就在这一遍遍此起彼伏的歌谣声中,神奇的一幕出现了,河里的胆胆鱼、麻沙根、马虾,鼓着眼珠,扇着尾巴,千军万马似的,黑压压的绕过去翻过来,向着前面的鱼食和生水,前呼后拥,汇集到石壁下,那里放了十几个囊括它们的拗子、箩筐。等那些鱼儿马虾吃得小肚子鼓鼓胀胀时,钟幺公喊:“拉起拉起!”,藏在岸边的大人们躬着身,轻手轻脚摸到竹棒边,捧雾拿云一样轻轻拉起缆绳,乐得互相做鬼脸。等拗子、箩筐边沿出水,钟幺公高喊:“拉上岸坎!”大人们把拗子箩筐全部拉出水面到老高的地方,眨眼就移到岸边,水还在哗哗下落。天啊,每个箩筐、拗子都铺满厚厚的小鱼儿、麻沙根、马虾。
    几年后,这个水库河有人来承包。我们就不能搬马虾了,钟幺公收拾所有行头,不声不响地拿回家。一群娃娃跟在他后边,他也不说一句话。看他难受的样子,生产队长去找乡里,看在钟幺公长期看管水库的份上,给他安排个事情。承包头来找钟幺公,说:老人家,你还是看水库,付工资给你就是,你在雨棚里煮饭吃。钟幺公没有说话,好像耳聋了。来人一走,他一蹬脚,地下灰尘腾空而起:“钟幺公是给集体看水库的,不是给你私人资本家守门的!”从此,水库河两岸再没看见搬马虾的拗子、箩筐和竹棒缆绳了。听大人说,那个承包人原来带着一群人来水库钓鱼,钟幺公凶叉叉地把人吼跑了。领导来找钟幺公,说看在公社面子上让他们钓吧。钟幺公不吭声,虎着脸,没了下文。就是村民去钓鱼,钟幺公一样雷攻火闪,两下折断钓鱼竿,说:“鱼是集体的,只要钟幺公在,敢来钓鱼。麻沙根儿、胆胆鱼、马虾是老天爷给的,自己动手来搬嘛。”
    其实这些小鱼小虾的,就不算什么,做干部的家境富裕的就看成是小虫虫,没吃头。我们普通人家一个月都吃不上两回肉,那么田头水头生的胆胆鱼、马虾,就是庄稼人最便宜的牙祭了。由于钟幺公的“独霸”,公社也好,什么领导也好,没有敢来钓鱼的。水库河里的鱼啊多得起串串,又肥又嫩又大,在水面上打架。他说马虾胆胆鱼是天生的,老天爷给的,给大家改善生活的。他搬来的鱼儿马虾,大多交给队里,或者交个公社伙食团,自己吃的很少。“准许”村民来水库河搬马虾。公社不看重这些小鱼小虾,没有人来管这些长不大的小虫鱼。干部也嫌麻烦,丢不下面子来搬什么马虾。这样,村民集体修的水库河自然成了农家人搬马虾的天堂,孩子们玩耍的乐园。
    以后呢,我们这群费头子娃娃长大成人,种庄稼,跑生意,打建筑小工,也有读书考上科技人员和国家干部的。村民都说水英这女娃子有出息,人长得白嫩天仙的,身子太蛮实,恐怕在农村不好嫁人了。嘿,中学毕业去了自贡跳水队,几年后去了成都,成了模特,常看见她在电视头走走定定。水库河的鱼虾骨头,真喂出个鲜亮的女儿来了。大家都忙,但一年中春节上坟和清明扫墓两件事必然要回老家。这时候就会习惯地望一望山谷里的青龙水库河两岸,还觉得一群山娃娃跟着钟幺公搬马虾,河里成群结队的麻沙根和马虾游进拗子、箩筐,吵吵闹闹,一招一式,历历在目。河岸依旧,却没有搬马虾的拗子和箩筐。村民们说乡里来人承包水库后没几年,钟幺公就一觉睡过去了。他太固执,有福不享。现在是私人水库,村民不能去搬马虾了。可以钓鱼,钓上的鱼平价奖励,很多城里人去钓呢。都转几个承包头了,搞了很多品种鱼回来,实行会员制钓鱼,就是说出得起大钱的人才可以去钓鱼,高消费。只是,河里的天然鱼虾越来越少,快绝种了。近年城里突然兴起吃野味虾米的新玩意,农村人从水塘河沟弄到的胆胆鱼、麻沙根、光屎片、马虾等不起眼的小虫虫,成为抢手货,饭店见客人来往往神乎奇乎一番:“来份麻沙根、虾子,活的,现杀!”十几个麻沙根,火烧成一小盘,就卖18元。马虾无非小半碗,干背麻辣,也是一吃就会酥骨的上品佳肴,会卖20元。而一般城市家庭,吃腻了瘦肉鸡鸭蛋奶,碰巧买点鱼虾回家精心烹调,才知世上还有如此嫩鲜的美味。想再买,在菜市场转悠几天也碰不到从农村来卖鱼虾的人。

上一篇:自贡的天车、老街和老建筑 下一篇:重庆妹子(上篇)
0% (0)
0% (10)

网友评论:


阅读排行
推荐文章
图片文章
心灵组歌---王典容心灵诗选
自贡的天车、老街和老建筑
友情链接 申请
中华风采人物网北京春雅轩书画院官方网西南作家文学百花网人民的节日永恒的纪念中国诗歌会流韵网护线宣传网
域名注册华文国际出版社2013中国农民工春晚访谈中国网徐氏雕刻艺术梦之旅原创文学网情满天涯时代中国网
华夏讯网中国广播网央视网复兴论坛和谐法制网香江出版社歆竹苑文学网萧然校园文学网文人宝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