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今天是
关键词: 鲁迅 高尔基 诸子百家 红楼梦 平凡的世界
您当前位置:文学百花网 >> 戏曲影视 >> 戏曲百花 >> 浏览文章

电视剧本写作要领

作者:蜜思❤咪®  日期:2012-9-19 22:35:06 来源:豆瓣网   【字体:

作为编剧首先应该记住,剧本是供导演和演员拍戏用的,要尽可能地给导演和演员留下创作的余地。初学剧本的写作的人最容易犯的毛病就是在剧本中尽可能地描写详细,恨不能把自己全部的构想都写进去,这时他不仅把自己作为一个编剧同时也是一个导演,这其实是费力不讨好的。因为即便你把每个镜头都设计得很周到,在技术处理上也的确很内行,导演还是不大可能按照你的意图去拍摄,只有在与导演达到默契时才有可能那样去做,否则就有越俎代庖之嫌,引入反感。
    其次,写作时要有画面感,你描写的一切都是可以通过你的视觉看到的。这种镜头感完全可以通过文字表达出来。譬如“一辆公共汽车从街道上驶过。”这里虽然没有标明景别和机位,却能看出,这个镜头只能用远景进行拍摄,而机位也应该是在街道侧面,采用侧面拍摄的方式。又譬如“他手里拿了根树枝,沿着铁道走来。”在这里既然说是“走来”,那么机位肯定就是在人物对面,从正面进行拍摄。
    下面从对景物、人物外貌、动作、心理的描写来看看电视剧本写作的要领。

1、景物描写
    在电视剧本中,景物描写要注意可视性,也就是说,你所描写的景物必须是可以用画面来表现的。语言尽可能简洁,绝不虚泛、抽象。请看下面这段:
    从海边吹来一阵风,吹动了果实累累的树枝。真奇怪,这棵被无花果树紧紧环绕起来的苹果树上有多少个苹果成熟了啊! 累累的苹果!你看! 这面是粉红色的,那面是金黄色的,仿佛被太阳射透了似的。本可以靠近来看它们,糟糕的是,大石头叠成的围墙挡住了我们。
    镜头如同我们的眼睛,我们在描写景物时也可以把我们的眼睛设想为摄像机的镜头。按照这段描写给的提示,摄像机的应该在围墙以外,既然围墙把视线都挡住了,又怎么可能看到里面的苹果园呢?所以,应该这样改:
    穿过围墙, 里面是一片果园。
    树枝上挂满了果实。
    海风吹过,树上枝叶和果实在轻轻晃动。
    走近看,树上的苹果,有的是粉红色,有的是黄色。
    在小说中,经常讲究情景交融,写景时往往要融入人物自身的感觉,不是看景,而在感受景物。譬如在小说里,你可以这样写:“夜,甜蜜而温柔的夜。”可是在电视剧里这“甜蜜而温柔”无法用画面来表现。在电视剧本中,应该这样描写“甜蜜而温柔”的夜色:
    街道旁的垂柳退到暮色里,街灯向路面喷洒下金红色柔美的光,一辆洒水车从街上缓缓驰过,湿湿的路面便映出灯光, 象是闪光的河。一对情侣相偎而来、飘然而去。晚风里远远传来隐约园舞曲声……
    或:
    街道(夜,外景)
    路边的垂柳,街灯。
    一辆洒水车开过来,湿湿的路面映出灯光。
    伴着远处传来的园舞曲声,一对情侣相偎走来。
    再看这一段小说中的描写:
    海关的钟声刚停, “筑前丸”号客轮拉响了汽笛,
    其声鸣鸣,如古代军中的号角声响, 又如老牛拖长疲乏的声调闷叫。一缕黑烟从烟囱里窜出、溶散, 然后弥漫于海面。
    车船起动之际, 照例是最热闹的时候。 “筑前丸”
    大客轮内,人声鼎沸,临时搭凑成一个五光十色的“小社会”。这小社会因为空间距离的骤然缩短,各色人物只好在对方眼睛中一览无遗地展示自己。
    在电视剧本里,可以改成这样:
    码头(日 外)
    海关大楼工的大钟。
    沉闷的汽笛声。
    喧闹的码头,人声鼎沸。
    “筑前丸”号客轮缓缓离开岸边。
    客轮上,人们挥手向岸边送别的人群挥手告别。
    岸边的人群摆手,目送客轮离岸。……

    2、外貌描写
    影视剧本中,对人物外貌的描写要尽可能简略,能给导演和编剧作出提示就够了。在小说中,可以把人物外貌写得很详细,很生动,他的脸是什么样,鼻子是什么样、眼睛是什么样写得清清楚楚,可是在电视剧本中就没有这个必要。因为你写得再好,导演也不会按照你写的那样去找演员。请看下面小说中这段描写:
    黄昏时分,海水呈暗褐色,海面变得有些黯淡。浪涛不高,也不猛。但却在朦胧水汽的笼盖下,一刻不息地汹涌、鼓荡。都说大海胸怀宽阔,能容得下人间一切不平;那么,像这般不停地汹涌激荡,难以平静, 岂不也是胸中有块垒难消,在永恒的骚动中发泄那无穷的积愤吗!
    轮船甲板上,静悄悄的。好不容易摆脱了一群俗人纠缠的少年和尚手抚船舷,静观默思。刚才,那种狂放不羁、气雄一世的气概一扫而净,代之以严肃庄重的神情。他凭栏独立,远眺海天,清癯白净的脸庞表现出一副孤傲倔强的模样,但在这背后,又分明似埋着一腔难以言说的隐痛。一双大眼睛冷凝幽深、顾盼天地,时时流露出一种嘲弄人生世界的敌意。很显然,这里有许多东西是很难用画面直接表现的,譬如景物中包含着的抒情性语言,而主人公孤傲的表情背后隐藏着的那些“隐痛”和“调侃人生的敌意”,也只能通过演员的细腻表演才能表现出来。若把它改为电视剧,可以这样写:
大海(黄昏 外景)
    一艘客轮静静行在海面上。
    海水黯淡,海面上笼罩着朦胧的水汽。
    随着客轮的移动,海面也在晃动。
    客轮上(黄昏 外景)
    静静的甲板工, 一个身穿装裟的少年和尚凭栏而立,手扶着船舷,远眺着海天。
    暗褐色的大海,浪涛在滚动。
    少年和尚冷傲的脸色,嘴角挂着冰冷的笑意,那双冷凝幽深的眼睛却似含着难以言说的隐痛。
    黑色的大海,波涛翻滚。
    少年和尚忧郁的眼睛。

    3、动作描写
    在电视剧中,人物的动作必须通过演员的形体表现出来,因此剧作者只要把有形的动作描述下来就够了。
    把电视剧本与电影剧本进行比较就会发现,在电视剧中人物动作描写比电影中少得多,有些电视剧本主要就是由人物对话构成,相反在有些电影里人物对话却很少,有的总共也就只有几十句对话,这样的情况在电视剧里是很难想象的。应该说,从目前的情况来看,电影比电视做得更为精致,同时电影篇幅短小,有时可以将情节淡化,而着重表现某种意境。而在长篇电视剧中,这种意境的追求就不可能贯串于始终,它主要得靠情节来支撑,另外受屏幕狭小的制约,也不如电影那样注重视觉效果。
    对编剧来说,设计人物动作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在电视剧里,每一个人物的动作都不是随意的,必须建立在对人物性格和情感的把握上,这种把握又是基于平时对生活的观察和对人性的理解。譬如要表现一个人失恋后的痛苦,不同性格的人可能有不同的表现,有的可能会孤独地坐在海边,满脸伤感,回忆着过去的时光;有的人可能会到酒馆里喝闷酒,或者自抱自弃地找个妓女进行发泄。
    应该指出的是,编剧的动作设计未必会被采用,演员经常要根据自己对角色的体验重新设计动作,但即使这样,剧本中的动作设计还是会为导演和演员提供重要的参考,使他们更为准确地把握人物的个性。
    剧本中的动作描写与小说中是完全不一样的。在小说中,动作描写并不注意时空的完整性,而在剧本中,人物的动作必须在可以感觉的时空中延续,就像我们在现实中感知的那样。譬如我们有同学在剧本习作中这样描写:
    校园天色已经很晚,念雨和老简在路上走着, “谢谢你送我去医院,听说……你还爬了树?”老简笑了:“情势所迫嘛!”“真没想到,你还会爬树。”老简很诧异:“你没见过?”念雨摇了摇头。 “好,你等一下。”说着,老简看准了路边的一棵树,利落地爬了上去。
   “其实,我是在农村长大的,脑子里就少了很多风花雪月的东西。可是念雨,我知道精神生活和现实的区别。我不希望总看到你一副雨打的样子。我知道,该爬树的时候就不能手软。”.
趁着夜色,老简吻了念雨。
    这段描写,毛病很多,譬如对话不够真实自然,没有把握住人物的个性等等,就动作描写而言,则没有完整地展示动作的过程,因而破坏了时空的完整性,如:“老简看准了路边的一棵树,利落地爬了上去。”在小说里,这样写是可以的,可是在剧本里就得把老简爬树的过程写出来。此外,在老简爬完树以后,后面那段对话与前面老简爬树和后面“趁着夜色,老简吻了念雨”这个动作在时空上也衔接不上。
    在同学的剧本习作中有这样写的:
    粮食学校两人开始勤奋地上作。潘国栋当兵时, 自修过房屋设计,每天早出晚归,在基建科里画图纸,在校内测地形。建设着这个光秃秃的学校。叶慧兰在体育组负责一些体育用品的借出与收回。住房极差。一排平房中的一个小间, 武汉每年6月是梅雨季节, 房里总是水漫金山,可夫妻二人总是苦中有乐。 日子一天天过去,终于迎来了一个小生命。
    很显然,作者的用意是表现岁月流转及主人公生活的变更。可这样的描写没有画面感,也缺乏时空概念,在电视剧中是无法表现的。通常,这类情况都需要用一组镜头来表现:
    办公室里(夜 内)
    台灯下,潘国栋正伏案画着图纸。
    体育馆内(日 内)
    叶慧兰从学生手里接过一网兜足球,放进筐里。
    山坡上(日 外)
    潘国栋与同事们边看着图纸,边指点着。
    家属区(日 外)
    低矮的平房前,叶慧兰把桶放在水龙头下面,拧开龙头,水哗哗流下来。叶慧兰挺起腰, 用手锤打着腰部,另一只手抚摸着自己的腹部。
    潘国栋走过来, 见叶慧兰正弯腰提水,忙走过去,对她笑了笑,提起水桶,往屋里走着。
叶慧兰看着潘国栋的背影,微笑着, 手不由自主地
放在腹部上。
    屋里(日 外)
    潘国栋扶看叶慧兰走到床边,让她躺下去。
    叶慧兰用手抚摸着腹部。
    潘国栋俯下身去,耳朵贴在叶慧兰的身上, 细心听着,起身看着叶慧兰,微笑。
    叶慧兰甜蜜地微笑。
    医院(日 外)
    产房外,潘国栋来回走着, 不时往产房里瞅着。
    产房里传来了婴儿哇哇的哭叫声。
    屋里(日 内)
    孩子哇哇的哭叫声。
    潘国栋抱着孩子, 不停地摇晃着, 用乎拍打着孩子的屁股。
    叶慧兰坐在床上,看着潘国栋那笨拙的样子,微笑着,伸出乎去,示意潘国栋把孩子给她。
潘国栋把孩子递过去,叶慧兰接过,轻轻拍打着,
孩子停止哭声。
    叶慧兰给孩子喂奶。
    潘国栋站在一旁看着,挠着后脑勺,无奈地笑着。
    叶慧兰抬头冲他微笑。
    在电视剧里,对人物动作的描写不能只停留在人物动作的过程,还应该注意画面的视觉结构。譬如前面所说的“趁着夜色,老简吻了念雨”这句话,并不只是要把他们亲吻的过程描写出来,显示出时空上的完整,还要从视觉的美学效果上来考虑。我们可以这样写:
    树底下,老简和念雨手牵着手,相互对视着。
    月光朦胧,几声蝉儿的鸣叫打破了四周的沉寂。
    念雨微仰着头, 闪亮的眼睛充满着渴望。
    老简低着头,看着念雨。
    两人的脸越靠越近,终于凑在一起。
    树梢上,悬挂着一轮圆月。
    在电视剧里,人物的动作有时会融化在某种意境中,这时时空的概念似乎被画面中的意境所笼罩,造成某种特定的视觉效果。请看下面一段:
黑白画面,一朵鲜红的康乃馨似乎在随风摇动,镜头拉出, 一双美丽的眼睛,瞳孔中映着一对红色的花。
    镜头再往后拉,女孩近景,长发随风飘动。
    镜头拉出, 女孩全景, 黑暗中白色的身影。
    女孩双手在胸前交叉,这时女孩身后一男性有力的双手抓着女孩的双手,并指挥着那双手从女孩颊部开始抚摸,直至颈、肩、双臂……男孩的头部与女孩头部相互陶醉地亲呢着。
    特写,男孩与女孩手交插指合十,逐渐张开,一朵跳动动着的鲜红的花朵。

    4、心理描写
    在对人物心理的描写方面,电影也好,电视剧也好,都不如小说那样轻松自如。应该承认,人物许多微妙的心理感觉是很难用画面来表现的。很难设想,像《尤利西斯》、《追忆逝水年华》这样以心理描写为主的小说改成电视剧会是什么样子。
在小说里,我们可以用文字直接把人物的所思所想描写出来,在电视剧里却要借助于声音和画面。
下面是同学剧本习作中的一段描写:
    石磊家(凌晨二点)
    石磊坐在客厅的沙发里,浓眉深锁,抬头看到墙上的时钟已经滴答滴答地走到2点。他深吸了几口烟, 整个人都深陷入沙发中。闭上眼,就浮现出雅娴曾经俏丽活泼的影像。想她在不知道那件事之前,每天都那么充满朝气,对爱情信任热爱,可是雅娴的倾情热恋在知道蓝婷与石磊那段令人落泪的恋情之后,就已经频临全线崩溃的边缘。雅娴认为自己只是蓝婷的替代品,在石磊的内心深处爱的一直是蓝婷。
    这里,作者显然是在用写小说的方式来描写人物的心理,这样的描写是没法用画面和声音来表现的。
    在电视剧里,表现人物心理有以下几种方式:
    1、以视听形象艺术地再现人物内心生活中的回忆、想象、幻觉和梦境等场面
    [示例]
    吴淼独自坐在网球外面的长椅上,透过铁栏网往里看着。
    空荡荡的网球场,传来“叭” “叭” “叭”的击球声,声音越来越急,越来越响。
    吴淼呆呆地坐着,眼前幻化出那个叫王芳的女孩纯净的脸,仿佛看见她在球场上奔跑的身影。
    (幻化)
    王芳那张清秀纯净的脸紧贴在窗户玻璃上,看着外面飘扬着的雪花, 那渴望的眼睛看着屋外白雪皑皑的大地……
    脚步声由远而近。
    女孩打开门,从屋里走出来, 看着雪地留下的脚印,眼睛在远处寻找着。
    脚步声越来越远,女孩的眼光暗淡下去,两行泪水流到脸颊上。
    (淡出)
    空荡荡的网球场。
    吴淼静静地坐着。
    一双手放在他的肩上。
    吴淼回过头来, 看见了白雪的脸,他伸过手去,把她的手握住,没有说话。
    2、以内心独白形式揭示人物的内心动作
    [示例』
    蓝马坐在灵薇床边上,环顾四周:灵薇的房间并不大,却有一扇很大的窗户, 白色的窗帘直拖到地,灵薇依旧站在窗前和白色窗帘几乎融为一体。蓝马定睛在那儿。
    画外音:我终于见到了我梦-中-的-女-孩,她比我想象的还要美丽,但这种美丽还有着我意想不到到的残酷
    3、以声画蒙太奇手段揭示人物的思想情感
    [示例]
    刘婷婷手里转动着一支铅笔,面无表情。
    审判长站起身,庄严地:现在宣读判决书……
    齐雪竹紧张不安的神情。
    刘婷婷看着手里的铅笔,似乎很镇静。
    审判长的画外音:……本院认为,起诉指控证据不充足,不能认定被告有罪。……本院判决如下:被告刘婷婷无罪……
    声音渐隐。
    刘婷婷手里的铅笔停止了转动,表情复杂,有吃惊,又好像有几分落寞。
沉寂。
    4、从人物的主观视点出发写所见所闻。
    [示例]
    吴淼笑着站起来,看着门口。
    屋里光线略微有些暗淡,一个黑影缓慢地移过来。
    秋燕不安地看着吴淼。
    吴淼脸上的笑容渐渐僵住,神情变得很难看。
    一个幽灵般的身影出现在门口,肩膀微微向左倾斜着,慢慢挪动着脚步,犹如一个不堪重负的五六十岁的老太太。
    身影越走越近,模糊的身体变得清晰起来,那是一张年轻女人的脸,却没有血色, 目光呆滞,动作十分迟缓。
    吴淼惊恐不安的脸。

上一篇:电影基础知识 下一篇:没有了
0% (0)
0% (10)

网友评论:


阅读排行
推荐文章
图片文章
露天电影
《郑培民》,主旋律电影的艺术新进展
友情链接 申请
中华风采人物网北京春雅轩书画院官方网西南作家文学百花网人民的节日永恒的纪念中国诗歌会流韵网护线宣传网
域名注册华文国际出版社2013中国农民工春晚访谈中国网徐氏雕刻艺术梦之旅原创文学网情满天涯时代中国网
华夏讯网中国广播网央视网复兴论坛和谐法制网香江出版社歆竹苑文学网萧然校园文学网文人宝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