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今天是
关键词: 鲁迅 高尔基 诸子百家 红楼梦 平凡的世界
您当前位置:文学百花网 >> 小说长篇 >> 长篇小说 >> 浏览文章

解放军连长欧阳小雄(一)

作者:桦林边缘  日期:2015-12-3 20:22:21 来源:桦林边缘原创,文学百花网   【字体:
一九六九年三月十三日的上午十点,一列从中国广州出发的军列火车,向广西开去。车上有几百名从广东各地比如:江门,佛山,肇庆,湛江,中山,广州等地参军的三四百名青年,其中就有刚满15岁的广东江门青年欧阳雄,还有二个与他从小长大的好伙伴:黄亚楠,曾友林,一起参加了解放军。他们要去的部队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广西41军123师368团,在桂林奇峰镇的山区。
 
今天是灰白色天。空中都是一些是云非云的浅灰色天气,就像一块庞大的薄薄灰布涵盖在他们头顶上方。告别了自己的亲人的,远去他乡当解放军的这一些青年就意识到:当解放军的真正的日子开始了。他们都全身心充满了激动而荣耀,不仅是他们,还有家人。(据历史记载和记得:六十年代,七十年代,中国家庭一家有一个儿子,去当解放军,他的门上方就挂有一块红木牌: 军属光荣)
 
这时,火车上都是坐着身着绿色军衣裤的,还没有红五星,红领章的,腰间系着皮带的中国未来青年解放军。他们都兴奋地聊谈。伴着来自火车车底的在迅速前进的,又飞转的车轮与铁轨相贴时,发出的“哐当!哐当!”声,还有新兵还在欣喜的笑容里的聊谈声,一直就混杂在一起,感到车厢就闹哄哄的。坐在靠窗座位上的黄亚楠,欧阳雄,还有对面的坐着的曾友林,(和一个参军的新兵坐在一起),都在聊着。还有从他们稍往前背靠的座位:也坐着两个军人带着绿色军帽的后脑勺;以及他俩对面身边能看到戴军帽帽檐下可能18,20岁之间的青年解放军欣喜和希望的发红脸庞的有些被挡住的视角。在延伸过去,是同样的火车座位形式。
 
欧阳雄一时把新奇的注意力看着,在自己身前放有盅盅的小桌上的车窗外:广州的不高的楼房白色侧墙和正墙,多排的窗子;还有相临的低矮的平房一座座一幢幢迎面而来,随即马上向有些发黄的车窗后面退去。就像这些房楼是放在一张输送带上,一来而去一样。
 
半天过去了,火车脱离了中国的广州,向西前进。
 
“阿雄,我们又终于在一起了!”和欧阳雄同岁的黄亚楠多么高兴地说。他一张充满新奇而光荣的方脸,看了看在自己身边坐着的温纯英气的脸的欧阳雄,和坐在对面的与一个同是江门的18岁青年并排而坐的曾友林。
 
“嗯,我们从上小学,到初中到当兵,都没有分开过。”曾友林也说。感到多幸运的!
 
“我们就不能分开。”黄亚楠强调说。
 
曾友林拿起小桌上盅,喝了一口水。说:“你说,要是到部队上,我们都分在一起,就更好了。”
 
黄亚楠微微摇了下脸,不能苟同说:“不好说呀。”
 
他就注意到:坐在身边的欧阳雄在喜悦中,好像在想又好像在看着车窗外。就侧脸问:
 
“阿雄,你怎么不说话,你不是挺爱说得吗!”
 
曾友林说:“阿雄,你是不是舍不得离开广东呀?”
 
欧阳雄才说:“我在想……”他没有往下说,他也许觉得这时,自己要说什么。他的思想和注意力还是在当上了解放军后,自己该怎样努力的事。不过,两个最好的未来战友想听自己说,他就把自己想法告诉他俩:
 
“我是想在部队里,一定努力干,争取早点成为真正的解放军战士。”
 
“不只是你,我们都想。”两个战友不约而同地说。
 
欧阳雄就又看着车窗外,看到窗外的山,田地树林,都从他侧身边的小车窗外连连而来,又非常快地向车窗后匆匆而去。欧阳雄看到这些,就更想早一点到部队。他又说:
 
“我听我爸爸说,从广东到广西要两天两夜,可能是后天早晨到广西桂林。”
 
“也不远,就是两三天嘛?”黄亚楠右手一抬,没有什么。
 
“不要想这么多,这一切,就要过去。”曾友林说,然后,他们又继续聊着……
 
随着火车往前开去,他们还是那样高兴兴奋,只是渐渐地随着往前开去的火车,这一情绪就慢慢地减弱了。三个人还是聊着,可是他们在心里盼望着,火车能早点在后天早晨到达广西桂林……
 
 虽然欧阳雄还是和自己从此刻起就是自己战友的黄亚楠,曾友林聊。而他心里还是处在自己这一理想,这从小就想当一名解放军的理想中到今天成为现实而无法平静。他不止一次想到:欧阳雄,你终于当上了一个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士,这真是太好了。从今后,你一定要刻苦训练,成为一个军事娴熟和格的解放军。只要有谁,敢侵略我们的国土,你就要拿起枪和战士们保卫自己的祖国和人民。
 
……
 
 
 
在接下来的两天一夜的火车上,欧阳雄和自己战友,除了吃饭聊天睡觉又吃饭外,就都没有什么。到了第三天早晨,即一九六九年三月十六日到了广西桂林火车站。15岁的欧阳雄,黄亚楠和曾友林,还有一起从广东参军的这一批新兵,四百人下了火车,上了早已等候在那里接兵车,到了兵站吃过早饭后,这时,四百名新兵,就被分到了广西的各个部队了。其中有80多名包括欧阳雄黄亚楠,曾友林的广东各地新兵,上了两辆军用黄绿色汽车从广西桂林城开向了郊外奇峰镇。而他们要去的部队在奇峰镇五六里远的山区。
 
今天的天气,是那种就要出太阳和不出太阳的天气。在天空中,总是布有一层灰淡中透些微蓝的云气,似乎厚中带薄。三月中的中国广西的天气温微,空气温润。广西的山区总是透出亚热带的景致清明和春的清爽的气息。欧阳雄和新战士们,站在还在匆匆前进的汽车车厢里。随着车子朝前面的柏油公路上非常快地开去,和不断凌空扑来的在他的脸上和耳朵边呜呜响着的冷爽的风;看见从他们两边的土灰的忽长忽短的长着一片嫩绿色野草呈波浪形土堆和土坎,还有远处的不高的一两座如条形般竖立的孤山,以及连在一起的褐灰色的不太高的群山,在纷纷往车后流失般地退去。他(欧阳雄)心里是那样愉快和高兴,而这一情绪一直伴着他。
 
 
自己从小就有一个理想,长大了一定要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像董存瑞,黄继光这些解放军和志愿军的英雄一样,勇敢地战斗保卫祖国和人民。他想到,不止一次,而是多次想到:我今天就是一个光荣的人民解放军战士,我已经成了。我一定要从今起,做一个军事过硬,光荣的解放军战士。一定拿起钢枪,保卫祖国和人民!
 
“阿雄,你看,我们要到部队了。”十五岁的黄亚楠,和曾友林都高兴地,更是非常新奇看着路边的灰色土堆和不断退到车后去的呈条形的一片片重叠般的长有嫩绿色野草的土堆和土包。车在向前开去。而在他们的车开在柏油路的两边较远的平坦的山地:有山脚宽些而越往上到山顶变窄,就跟孤山一座。或者是有一座两座呈竖条状的不太高的条形山。一座,或隔一空隔式屹立在远处的山地上,非常的奇特而雄伟。车在不断地向前开动,那么,这些山就移动,往后面退去。温和的春风,从黄绿色的驾驶室顶上呜呜地迎面扑来,使得大家非常得舒畅。在这情形下欧阳雄又好奇盯着从驾驶室伸出去的黄绿色的略呈圆形的车头,也在不断地往前进,就像一匹马头带着他们向一片褐灰色的前面远山脚下奔去一样,也渐渐能看见正面远山脚下有一道长的灰砖墙,里面有多座白色平房的解放军营房。
 
看来,这就是我们部队的营房了。他想到:是这样呀!应该就是了。想到这里,他也兴奋了。也听到了身边一些新兵在兴奋地议论,都感到前面是他们要到达的解放军部队。还有人,稍显不满意。欧阳雄不听这些。他觉得只要是部队,在那里当解放军都是光荣的。之后,车就在这个位于山脚下的解放军部队的大门前停住。所有的新兵下车来了。和欧阳雄一起长大的黄亚楠,曾又林,都是1954年生的。两人走在欧阳雄的身边。两人都开朗,不断地由于新鲜而好奇心起聊着。
 
这时,下车的这些新兵,都往灰砖围墙的门口走去。
 
“我们就在这里。”黄亚楠说。
 
“应该是。”比他略挨点的长的壮实的,一个方脸的曾友林说。
 
“你看,就是一些石棉瓦的房顶。”黄亚楠好像是一在挑选东西式的说。
 
“你还不满意。”曾友林说,他们三个小伙伴是什么话都说的。几乎是不存在亲疏的问题。
 
“我在想我们的解放军营房不错的样子。”黄亚楠说,又看看前面,有一道简易的围墙,门口站着两个威武的解放军战士,双手斜握着步枪,威严地站在两道门柱下。在他俩的头顶上方,从左面一道半弯形的铁架至右边。门柱上面有一行用铁条制成的红色大字:
 
 
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五三0五二部队。
 
 
他(黄亚楠)看到这门柱上的一行红字,就 嘟了一下嘴唇。
 
还在看他的曾友林笑他:“你还不满意,你可以直接回广东江门,不当解放军了。”
看到曾友林拿他逗笑,黄亚楠就伸出手,一下圈住曾友林脖子。“你再说!”
 
“我要说。”
 
一直在一边,默然走着的欧阳雄,看见他俩又顽皮了。说:“马上就要到部队,不要闹了。这里不是江门。”
 
两个人就不笑了。
 
在门边站着四五个解放军。大约是欢迎他们的。对于一个中国军人,特别是革命战争年代,当大量的军人牺牲了,就更需要新兵,同时,有许多的英勇的军人,就来自这些新兵中。这就是说; 不管是战争,还是和平年代,每一个指挥官都把到来的新兵看着是一件大事。
 
 他们有些看上去,四十多岁,五十岁了。看到从前面大路上停下的两辆车子上,陆续跳下来有八十多个新兵。解放军团长曹进西五十岁。他看上去脸非常清瘦,颧骨有些凸出,个子有些瘦小。他的具有英气的军帽下,眉毛不是很黑,还有些少。眼睛里闪着厚道而更有精神的目光,鼻梁挺直,嘴略有些小。他绿色的军服的左胸上,挂在一枚毛主席的像章,他旁边的几个解放军,也有同样的像章。据历史记载:上个世纪从一九六六年起,文化大革命开始了。那么,现在是一九六九年,就是文化大革命已近三年了。请以后关注描写文化大革命的小说《红卫兵》。
 
据解放军的回忆文章说:部队上几乎是天天开会,一是政治为主,就少有训练;还要早请示晚汇报。我们稍后再些。
 
解放军团长曹进西。看见向他们缓缓走来的一个个感到非常新鲜而四处环视的新兵,就热情较快地走过来。一张仍然纯朴的笑融融的瘦脸,开口就说:
 
 
“新兵同志们,欢迎你们加入53052部队。更欢迎你们成为一名解放军战士。”他边说,边走到接待新兵的解放军指挥官面前,说了几句,就带着大家进了有两个战士威武守卫的门里的军营去了……
 
 
 
和一起从广东江门,还有广州等地的新兵,有近四五百人,而最终只有八十多名新兵,来到了这个部队里的欧阳雄。一走进,左胸部上戴有毛主席像章,双手斜握打到朱红色皮带的肚皮一斜腰侧的步枪。头戴绿色军帽边呈皱褶,军帽下沿一道细条边至伸出去的一细溜的军帽帽檐上的正中,有一颗红五角星。在军帽帽檐下,一张威严淳朴的脸庞,一双严肃的眼睛,略抬起的脖子两边翻起的衣领上的两道红领章,显露在衣领里细条白衬衣边领,坚实隆起的胸膛,腰间上紧系一根朱红色的皮带,两腿站得非常的直,脚穿绿色军鞋。欧阳雄有意把脚步放慢,看着站在门柱下的两个中国人民解放军威武雄壮的战士,心里更羡慕喜欢地看了看,都走过了,欧阳雄还把脸不由自主转过去看着这两个英武雄壮的解放军战士。就跟他作为一般的人走过有解放军站岗的门边一样。这是他小时候的理想,到他总想的自己一定要当一名光荣的解放军战士和马上看到的站岗的,此刻现在看到的更近了。他看到他们,就马上明白:自己就要成为以后就是跟他们一样的中国人民解放军了。心里是那样激动,觉得伟大而崇高。
直到走进了大门内,欧阳雄还转过脸来,再次看一眼,他还要看。
这时,解放军团长,和一两个可能是营长等带着大家往呈土黄色的一个宽大四方形的军事训练场缓慢走去。新兵们就跟着他们,都非常好奇新鲜张望。这就是解放军部队驻地的一切实施。两个伙伴也在四周环顾,就像他们到一了宫殿。欧阳雄也看,满怀完全当上了一个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兴奋的喜悦的心情,看着这个解放军的驻地。他知道,自己离开广东江门到这里,就开始了他的解放军的部队生活。相关的描写请明年关注反应六十年代解放军部队生活的小说《孟连长》,反应七十年代川藏线和边防哨所的解放军生活的小说《白净高原》在写。还有,八十年代解放军生活的小说《在部队的日子》。请后年关注!
 
 
他的脚下是一个呈土黄色的非常宽大的操场。它的东边是一竖横长的过道至前面山脚下。过道边上种了同样一竖的树子。在一根根绿色的如林立细条的,又相互蓬勃或紧挨的这些树子间,还有一种树头尖体宽静静地在一竖直排列的树子相间其中。在一颗颗的树干间,还能间或看到一条如人行道穿行其间,也明显看见一红瓦顶侧面橙黄大半墙上:崁着一个红色五星的,被多颗如尖条树子伸到它的大半黄色的侧墙旁,应该是军队的大礼堂。
 
在他们的正前面是:几座炭黑色的单独一座,或几座不太高的山呈堆状的非常雄浑地陡峭山脚下,生长一些树子打到小半山腰。在生长的树子间,能看到几座灰顶白墙沿山脚并排到东那边的平房,再过来,就是同样只是横着摆列般的白色平房的军营。
 
这就是欧阳雄要生活训练的解放军53052部队。
上一篇:在朝鲜的日子 下一篇:长篇连载:江城 第二章爸爸要上深夜班
0% (0)
0% (10)

网友评论:


阅读排行
推荐文章
图片文章
东鸿:长篇小说 惊艳传奇(141-150)
东鸿:长篇小说 惊艳传奇(101-110)
王星岸:长篇小说 坳口播音(21-尾声)
王星岸:长篇小说 坳口播音(16-18)
王星岸:坳口播音─农村文化风情《坳口》二部(1-3)
东鸿:惊艳传奇(1-10)
独家首发长篇传奇连载五 灯缘(31-40)
独家首发长篇传奇连载一 东鸿:灯缘 序章
蒋涌 穿云鸟:第一章 金色韶华
王渊平长篇小说《乡镇干部》
友情链接 申请
中华风采人物网北京春雅轩书画院官方网西南作家文学百花网人民的节日永恒的纪念中国诗歌会流韵网护线宣传网
域名注册华文国际出版社2013中国农民工春晚访谈中国网徐氏雕刻艺术梦之旅原创文学网情满天涯时代中国网
华夏讯网中国广播网央视网复兴论坛和谐法制网香江出版社歆竹苑文学网萧然校园文学网文人宝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