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今天是
关键词: 鲁迅 高尔基 诸子百家 红楼梦 平凡的世界
您当前位置:文学百花网 >> 小说长篇 >> 长篇小说 >> 浏览文章

江城 第二章爸爸要上深夜班

作者:桦林边缘  日期:2015-12-9 20:29:29 来源:桦林边缘文集,文学百花网   【字体:
现在是1937年12月8号,处于严酷冬天的江城十分寒冷!特别是今年1937年年末。就连我们院子地坝边的两颗叶子早已掉光的杨树,仿佛被冻得来如一个人光着身子站在那里似的,连心都冻缩了,就算你穿戴再多照样被冻得全身僵硬,感觉如在东北一样,而这是白天,尤其接近夜深22:00钟后,气温下降更低了,冷得无法忍受。在充满一色凝黑的江城,满含着寒气涌动气息,就像一个大得无边的无形的冷冻室一样,把就像一块石头般的江城封起来冷冻一样。
 
现在是晚上近20点。我们家吃过了晚饭,父亲帮着妈收拾灶房,妈怀着孩子已经不方便做事了。
冰冷的空气在黑黑黝黝夜色里流荡,它不放过每一个细微的角落,充斥在浓重慢悠悠的夜空,仿佛不把12月的大地冻硬是不罢手的。外面在吹着冷得即刻钻进你衣服内的肉体里的冷风,无数带有木结构的老房彼此相挨,仿佛要多少抵住这烦人的总是不肯过去的冷风和寒气似的。院子地坝上的杨树被默默地笼罩在夜色里,看不清它的像光裸裸手臂的树枝。
此时,中国古老而美丽的江苏省的省会,中国的首都一一一江城(南京),就像处于寒气和冰冷交加的河上的木船一样,隐含着一种不易察觉的危机的气息。(还有即将来临的在世界历史里,最凶猛的战争和在全世界的军队中最歹毒、极度卑劣无耻、凶残的日本侵略者的巨大祸害。而这只是从现在的角度来看的)而这种预兆,只是仅仅露出些细微的现象:那就是日本人打江城了。此时的人们只是限于这种一般的感觉和多余的猜测。开始,有些人还担心不安,而有的人认为这事杞人忧天,是没有影的事,把它当作茶余饭后的闲谈。而且,在这混沌的日子里,谁也搞不清是真还是假。可是有一点:国民党把首都已经西迁到西南四川的重庆去了。那么,留下的大量平民将要面临到底是福还是祸呢?这又有谁知道呢?1937年的77事变后,日本侵略者向中国的内地进行扩大深入性的侵略。而这,对于一般的平民似乎是漠不关心的事,他们只是忙于挣钱养家,至多听说而已。他们知道有国军保城,仅此而已。但是,在看似平常的日子里,江城正像一条飘荡在风平浪静的大海上的一条船,而在这令人漫不经心的非常平静的大海深处,正在孕育着猛烈动荡的危机,它将在什么时候来临,又何时来呢……
 
爸爸 要去电灯公司加深夜班。晚饭一吃过,妈妈就催着爸爸早点睡。可看着临产的妈妈,我爸是不会马上睡觉的,他照常要帮妈妈做一点家务事。
他去妈妈收拾的井井有条的灶房(厨房),这看看,那检查。他走到炉灶旁,看见水缸里的水没有了,明天早上没有水,我妈就不能做饭,孩子们也吃不上饭。如果让妈妈跳水,这是不可以的。并不是说爸爸看见有身孕的妈妈,才不准她干重活。就是妈妈没有身孕,我爸爸也不会让妈妈做一点重活。
爸爸就弯腰,挑起放在靠水缸旁的水桶,到相当冷的外面去跳水。
在寒气袭人往夜的深处延伸的时间里,他(我爸爸)走过一、两条寂静的巷道,到一个黑糊糊的取水处,打满了水,并挑着两桶沉重、满满的水,一身饱含着冰冷冷的气息,刚进家,妈妈就看见:爸爸润亮的鼻子和嘴巴在短促地喷出带白色的气体,强壮的胸部如风箱扩张而收缩,他的肚皮在较急地一起一伏,额头上已经渗出像小米粒般的有些发亮的汗珠。
“等一下,”我妈马上说,爸爸挑着桶就停住,“我给你擦下汗。”
 “没关系。”温厚的爸爸说。妈妈马上从棉旗袍里掏出手帕,细心地擦掉爸爸涨红的额头、脸上的汗珠。然后,爸爸挑着水桶,到灶房把水倒进水缸里,就去里屋了。
妈妈十分心疼我爸爸,也到了里屋说:“他爸,为这个家你瘦多了,才45岁就出老了。”
我的质朴的爸爸看着妈妈心疼自己的神态和十分体贴贤淑的脸庞着实感动。而又想自己的妻子19岁就跟了自己,除了操劳这个家,为我张家生儿育女,也没有享到福,就觉得自己亏欠妈妈很多。“小芬,你跟了我,我都没有让你过上好日子,还让你为我们张家生了这么多娃,让你受苦了。”爸爸温厚的眼睛瞅着我妈。
“你是个好男人!你就是身无分文,那怕是一个乞丐,我都要跟你。”妈妈深情地对爸爸说。好像不明确这样说,爸爸就不会明白似的。
我的爸爸,这个厚道、正直的汉子,心里一热,猛地一把把妈妈抱在自己的怀里,眼泪立刻湿润了他的双眼。妈妈赶紧双手推开爸爸宽厚、温暖的怀抱,我爸的身子看着就往后倒;脸上非常愕然很想拥抱我妈的冲动的面容僵在脸上,眼光发愣,他被妈妈突然的举动搞糊涂了。妈妈迅速伸出双手,抓住爸爸胸前的蓝色棉衣,这样,爸爸才没有倒下去。
“俊哲,小心孩子!”我妈才做出说明。
这时,爸爸感到自己粗心疏忽。一拍自己的额头恍然大悟地说:“嗨,我这是做什么。你还有身孕……”就尴尬而责备自己疏忽地笑笑。
看着自己的丈夫,亲如肌肤,我爸爸是妈最疼爱的亲人。爸爸注意到我妈老是这样站着。说:“小芬,你不要老是这样站着,坐下歇歇。”然后,爸爸就伸出有力双手扶住大腹便便妈的腰,小心翼翼地把母亲扶在一张藤椅上坐下。
这时,我妈忽然想起爸爸今夜还要上夜班,被刚才那点事差点忘了。好像她忘了一件重要的事,想起了就赶快说:“我都忘了。”爸爸又以为妈妈有什么事忙问:“什么事?”
“俊哲,你还要上夜班。”
“哦一一”爸爸也忘了这事。大概他要挑水、又和妈妈谈了一会话的缘故吧。
“你快去睡觉,到时,我叫醒你。”妈妈马上催我爸去睡觉。
“别着急,离上夜班还早。”爸爸认为这事不要紧。“你还是把两个孩子脸脚洗了,让他们早点睡,这晚上太冷了!”
“我知道,你先上床睡觉。”妈妈还是坚持让爸上床睡觉,毕竟,一个深夜班太漫长!
“小芬,那咱们把孩子脸脚洗了,把他俩服侍睡了,我再睡。”
妈妈明白:爸爸不想让妈做这事,是担心有个意外。妈看着爸爸厚道关切的脸庞,就不再坚持。这样,在十多分钟后,由于爸爸的帮助,两个幼小的弟妹被安顿在我父母卧室接下来一间小房里。这样我爸爸扶紧妈的右手臂走了里屋。
 
在有些旧的白色墙边的一张靠背椅上,妈坐在稳固椅子里,这样,就不容易从椅上摔倒。而这张椅子是爸爸在十多年前,在江城位于东大街的百货商社买的。主要是妈妈操持繁重的家务,常会腰酸背疼而用,更是怀孕专用的。
把妈照顾好后,我爸爸才走到床前,抬起双手解开蓝灰色棉衣纽扣,然后,左手稍微捏住棉裤子上被灯光映亮些的黄色宽皮带,右手松开皮带带扣环,左手把皮带抽出皮带环,就开始脱裤子,并坐在床上,弯下腰伸出双手解开黑皮鞋上的鞋绳,脱下棉裤,顺手放在床头旁的一张椅子上,上床,把有花纹图案的红铺盖盖在身上睡下,过不多久,就传来了爸爸均匀的鼾声。
 
这时,妈妈就起身,想看看另一间房里早已睡熟的一对幼小儿女。她来到了房里,并时不时轻轻拉上已经蹬开一角露在外面的幼小孩子的身子和肉鼓鼓的小手指。而我和姐姐一般只是顺带看看,毕竟我们长大了分开睡。然后,我妈就又回到房间里来。
 
妈妈又坐回椅子里,凝看着:睡熟中的爸爸温存、正直的脸庞,还有黑乎乎性感的胡子,慈祥闭着的双眼,非常诱人而微微扩张的两个扁平黑乎乎的鼻孔,润亮而性感的鼻翼。她看了多一会,舍不得把眼光从仰躺而睡的盖着红色条纹花铺盖的爸爸那里转开。
我妈深深地感到:自己是那样的幸福一一一拥有亲情融融的家庭,还有十分疼自己的丈夫,乖巧、灵性的儿女,也是十分意足而值得了。然后,妈妈伸出右手到椅子旁一根板凳上放着的由藤条编制的小篼里,拿起未织好的毛线衣,是专门为爸爸织的。后,妈妈织毛衣的动作非常的熟练。
妈妈边织,并时不时侧过脸看看:她身后稍过去一侧贴墙而摆的一张红漆有些脱落的木柜上,挨白色的木墙左边摆放两个具有漂亮荷花图案的水瓶。再过来,是排列成一堆圆形状6个擦得透明的玻璃杯;挨着它的是:竖着放在木柜右边的一个旧时老钟,时针正指向夜里22:00多钟。时针下一根细长铁条吊着一个小铁圆球,老是来回摆动,不停地发出:“哒哒哒!”的微弱而富有节奏的声响。在静得来一切睡着般的房里,极为清晰。如你隔一段距离,都能听得非常真切。
此时,在房里的每一个角落、或者每一个家具间的细小的缝隙,无不充满着冷冰冰的寒气。就像一个冰箱里的冷藏室一样。使妈妈坐在那里,感到越来越冷,身子在微微发抖,仿佛妈妈周围房里放了不少的冰块似的。我妈时不时停止打毛线,冷如石块的双手相互揉搓着,缓和自己又麻木又冷的手。然后,又拿起毛线衣继续织。本来孩子他爸可以睡4个小时,却只好少睡一个多小时,都是自己。妈妈想到:自己是没有照顾好他爸,他是多么劳累辛苦!家里的事他要做,还要深夜加夜班,根本不像别的男人一有事,就发牢骚和骂人。哎,如果自己有这样的男人,怎么得了!还好,自己没有遇到,真是老天有眼,让自己遇到了这样一个好男人!
妈妈为自己庆幸。
她又继续织毛线,看了看窗子:长方形的窗子关得严实,仿佛绝不让一丝冷气从窗缝跑进来。在她头顶上方悬挂的灯泡,向房里散发出淡黄色的优柔的光辉,令人觉得有些温和的感觉。但是,这些心里上的感觉,总还是被冷冰冰的满屋的寒气占据了。妈妈注视映着外面黑深深的夜色的窗子,从她的方向看去,就像一块黑黑的方形薄胶皮镶嵌在窗框里一样。房里至始至终充斥着一股相当寒冷的气息,就像房子外面的四周墙下堆集冰雪一样。
妈妈还是冷得瑟瑟发抖,她不断织毛线,又不断放下毛线,左右手相互搓搓一会又继续织。
 
妈妈总感到自己拥有一个幸福的家,早已满意和知足了。一个女人不就渴望遇到一个疼爱自己的男人和他建立属于自己的家吗!以后,再有自己的儿女,那么这一生就会幸福甜蜜到永久。妈妈感到自己都获得了,那怕再累、再苦,也是值得的!仿佛妈妈一直被惬意甜美的气氛相拥,被美妙的时光包围,被丈夫和儿女们的亲情拥抱在中间,她已经别无所求,她希望看到自己的儿女长大,有远大前程,自己和丈夫相伴至生命的终止。
过了很一会,妈妈偶然想起了日本人要打江城的事,不得不叹了口气。自从听到这个消息,妈妈就心神不宁。尽管这个事只是听说,而且还不确定,可她总有一种感觉一一一这个家的幸福日子不长了。而这种感觉,这像一个阴影出现在她的脑海里,如生了根再也赶不走了。
妈妈在这种烦恼的心情里,被影响得多久没看时间。不知什么时候,她抬起脸,看窗子外的冰冷冷的静静夜色,并转过脸,看见红色木柜上的钟是23:30分
就起来,唤醒爸爸。
爸爸就起床;穿好棉裤,又弯腰穿好皮鞋,从床边站起,提上棉裤扣好,双手系紧皮带,又稍微整理一下皮带、裤子,然后,穿起棉衣;这时,妈妈去了厨房,提着一个胀鼓鼓的蓝布口袋出来,到了我爸爸的面前。
爸爸说:“小芬,我上班去了。”
妈妈听了后,就把蓝布口袋交给我爸。我们家里凡是吃好的,妈妈都要特地给我在江城中华门当国军营长的伯伯留一大包的熏肉和红烧肉等。
“俊哲,你明天早晨下班,去32师看一下俊斌,把这包红烧肉拿给他,一定要让他和他的兄弟们吃。”
“嗯。”
“还有,你一定要问问俊斌,这日本人到底会不会打江城。”妈妈特地叮嘱爸爸。这事始终令她忧心忡忡,一定要把这事打听清楚。毕竟,这事弄得人心惶惶。妈妈明白:只有向我伯伯打听这事,才是真的。
“你放心,我一定向俊斌打听清楚。”
爸爸当然知道妈的心思:总希望这个家能长久地保存下去,没有任何的意外。
瞅着爸爸温厚、正直的脸,妈妈多么想爸爸不走就好了。可是,这又怎么行呢,毕竟爸爸是在为这个家的生存努力。妈妈就只得说。“俊哲,快去上班吧。”
“嗯!”爸爸看到妈贤惠、心疼自己的眼光和脸庞,就忍不住把妈妈稍微揽在自己的怀里。这时,他才感到妈妈冷得如石块般的微微发抖的身子,就情不自禁想让自己宽厚、温暖的胸部,暖暖一身发冷的妈。
我知道,爸爸在内心里,更是把妈妈看着自己的生命,一直以同样的方式爱护她,从不对妈妈有一丝重话和红脸。
“俊哲,路上要小心。”妈妈总要这样叮咛。因为,凡是爸爸出门我妈都要非常的关切,似乎当爸爸是她的孩子似的。
“我走了!”
然后,妈要送我爸出来,我爸爸觉得妈已经冷得身如石块了,如果因送他万一着凉呢?就立刻说:“小芬,天气太冷了,不要送了,容易着凉的。”
妈妈就不再坚持了。可必须看着爸爸出门,才关上门回里屋睡觉。
 
爸爸一出门,走进黑黝黝的夜色里。
一股寒风当面扑来,就像一盆冰水当头浇来一样。爸爸顿时感到全身发抖。他赶紧习惯性地抬起双手往衣领上摸索,翻起衣领,以便挡住直接灌进脖子里冷冰冰的寒风。之后,爸爸沿着古老悠深的巷道,充满着冰冷冷再加黑糊糊空无一人的巷口快步走去。
越往前走,在长长深黑的巷道里,爸爸仿佛进入了厚重一团黑的空间里。仿佛除了他一人,一切都不存在似的。此刻,就像他一个人走向一条通往前面冰库的专用通道一样。
夜色更浓重了,满城都是肆掠的疯狂寒气。
 
走过了几条街,就是位于江城偏西南的城边。这里有一条打井街。而且,这一带住家较少。非常的清静!
我爸爸又走了十多分钟,前面就是江城电灯公司。
远远看去:电灯公司厂门上方,悬吊着一盏大灯。浅黄色的明亮灯辉一部分斜射在褐色门方和敞开的红色大门上。同时,一大片明亮而柔和的灯辉照在大门边的静静的厂道上。在其两面是延长开去的黑黝黝的厂路。
爸爸就走了过去……
    (待续)                                        
上一篇:解放军连长欧阳小雄 下一篇:在朝鲜的日子
0% (0)
0% (10)

网友评论:


阅读排行
推荐文章
图片文章
东鸿:长篇小说 惊艳传奇(141-150)
东鸿:长篇小说 惊艳传奇(101-110)
王星岸:长篇小说 坳口播音(21-尾声)
王星岸:长篇小说 坳口播音(16-18)
王星岸:坳口播音─农村文化风情《坳口》二部(1-3)
东鸿:惊艳传奇(1-10)
独家首发长篇传奇连载五 灯缘(31-40)
独家首发长篇传奇连载一 东鸿:灯缘 序章
蒋涌 穿云鸟:第一章 金色韶华
王渊平长篇小说《乡镇干部》
友情链接 申请
中华风采人物网北京春雅轩书画院官方网西南作家文学百花网人民的节日永恒的纪念中国诗歌会流韵网护线宣传网
域名注册华文国际出版社2013中国农民工春晚访谈中国网徐氏雕刻艺术梦之旅原创文学网情满天涯时代中国网
华夏讯网中国广播网央视网复兴论坛和谐法制网香江出版社歆竹苑文学网萧然校园文学网文人宝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