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今天是
关键词: 鲁迅 高尔基 诸子百家 红楼梦 平凡的世界
您当前位置:文学百花网 >> 小说长篇 >> 长篇小说 >> 浏览文章

第二章 来自朝鲜人民的帮助

作者:桦林边缘  日期:2015-12-12 20:10:44 来源:本站原创   【字体:
“副团长,我们“副团长,我们都走了两天了,看来明天要到达黄草岭是不可能了。”站在山道侧边的志愿军连长盖成友说。他感到军首长规定的三天之内必须赶到黄草岭是不可能了。因为,黄草岭很远。志愿军连长盖成友长得有些魁梧,非常英俊,人勇敢坚定而纯朴,有一米八,是江苏镇江人,他对身边的非常担忧赶不到黄草岭的志愿军副团长袁世仁说。他在说时,习惯性把他双手叉在他紧系着酱色宽皮带的腰间上。
 
    “我算了一下,要在明天24日下午到达黄草岭是不可能。”袁副团长说。志愿军是以主要完成军事任务为重的,尽管有很大的困难,但是,他们会极力做到。团长把袁副团长派下来这就表明黄草岭是十分重要的,容不得有闪失。
袁副团长看看从他俩身边快走而过的志愿军战士,又看看这样的小道只容得了一个人至多是两个人过,还有到朝鲜黄草岭需要走两百多公里的路,心里也叫苦。
“副团长,这怎么办?”盖连长非常的发愁。
志愿军把神圣的作战行动看成是坚决完成上级交跟自己的光荣的大事必须完成。
“我也着急呀?”
志愿军连长盖成友看看将要到下午的十月下旬的朝鲜山野,想起一个办法说:
对呀,我们跟团长发报,请求指示。”
听盖连长这样说,袁副团长觉得可以。说:”这个办法行。”
然后,盖连长对站在身边的步行机员说:
“马上跟团长发报。”
“是副团长,连长!”
一小会,步行机员接通了团长,就把步行机的耳麦拿跟袁世仁副团长。
“团长,我是袁世仁。”
“你们达到了黄草岭吗?”耳麦里传来志愿军42军四团团长傅松山略沙而非常关切的问询声。
“团长,我们要到达黄草岭已经有困难了。”袁副团长非常急而心如重石地回答。
“为什么?”
“我和战士们走了一夜两天的山路了,才走了120里,这里离200多公里远的黄草岭还差得远,团长,请你想想办法。”
“可以,我跟上级联系一下,过后回话。”
然后,团长放下耳麦。袁副团长知道,他去跟上级首长联系去了。而这时,在他身边的志愿军连长28岁的江苏镇江人,长得非常俊逸的一双眼从开始盯着袁副团长跟上级联系到现在的盖成友连长,他更急切,因为对于每一志愿军来说,只要上级下达的任务都坚决完成,没有丝毫的回旋余地。因为现在,想按时到达黄草岭是不行了使他更发愁。
这时,志愿军连长盖成友的一双含有坚毅勇敢极力想完成任务的清亮的眼光,润亮的鼻翼,一串剪短的黑乎乎的胡子,以及他一直闭紧的嘴唇的嘴角在关键时,就爱略往上翘动一下,有一种他要坚决达成这一愿望的强悍个性的感觉。他更急切问:
“怎么样?”
“团长在想办法。”
盖连长如缓和般地出了口气,他觉得袁副团长和他因不能按时达到黄草岭并没有引来团长的指责而松了一口。他还是习惯性把双手扣在他紧系着酱色宽皮带的肚皮上。
就对走动的战士们大喊一声:
“停止前进!”
然后,一直急匆匆走过他和袁副团长脚边曲直的、小道边有一些发干叶草的位于半山腰的小道上的志愿军战士就停步。
“连长怎么喊停下了?”
“我也不知道。”
“是不是,有什么事?”
“可能。”
“哎,歇一下好,我脚走痛了。”
“我脚也早就走痛了。”
有四五个志愿军战士站住,在那里感叹和议论。大家都等着,接下来还是继续行军还是别的什么呢?
大约十多分钟,团长通过步行机让他们到朝鲜的底良山,因为那里有朝鲜人民军的司机开来的军车根据志愿军军部的要求等在那里。然后,志愿军副团长袁世仁、盖成友连长带着四连的战士们马上回身向底良山急走去。
      两小时后,他们到达了唯一通往黄草岭的公路上,那里停着三辆朝鲜人民军的军车。
一名翻译看到志愿军副团长袁世仁和盖成友连长带着四连的战士到了。就迎上去说:
“傅团长让我在这里等你们。”
他们握了握手,由于急于要到达黄草岭。袁副团长说:“快带我们去赶车。”
“嗯。”然后,翻译马上带着他们到前面停住的车边,走到一个站在驾驶室门下长得身材棒实,显得纯朴英气的朝鲜人民军司机跟前。用朝鲜语对他说:
“尹哲浩同志,这是志愿军四连,你马上和你的战友把他们送到黄草岭。”
“行。”
长得团脸,模样清俊而诚挚的29岁朝鲜人民军汽车大队的司机战士热情地跟袁副团长、盖成友连长握了握手。
立刻说:“志愿军同志,上车!”
然后,盖成友连长马上转身,对他身后的志愿军战士一喊:“同志们,快上车!”
然后,在他们身后的志愿军战士马上就纷纷(爬)上车:有些就近马上快步到车的侧门板下,往上伸出双手攀住车门,右脚抬起来踩在有灰的车轮上,身子往上有力一耸,踩着轮子上了车;有些马上跑到车尾爬上车等等,一阵你上我爬的匆匆的情景。几分钟后,四连的战士们就都上了三辆车。志愿军袁副团长和盖成友连长上驾驶室,接着,三辆由朝鲜人民军提供的军车装满了志愿军向黄草岭开去。而这时,袁副团长和盖连长心里一下踏实了,他们相信:黄草岭用不了很久,就到……
朝鲜人民军战士尹哲浩29岁,看上去是国字脸(朝鲜、韩国人大多是这样的脸形),军帽 两侧边有一圈带“角形”白色细线;他长得非常俊逸、目光清亮、坚毅,有些扁平的鼻子,剪短的黑乎乎的胡子,腰间紧系着一根苏联红军的黑色宽皮带,白色的皮带扣环,头戴一顶有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的徽章,人非常的英气,而质朴!
志愿军副团长袁世仁非常感谢地对他说:
“感谢你,朝鲜人民军同志。”
“别这样说,志愿军同志,你们中国志愿军能从国内来,帮助我们打击可恨的美国侵略者,我们该感谢你。”
“你看,如果没有你们,这个时候,恐怕我们也不能按时到达黄草岭,我看,明天也到不了。”
坐在驾驶室里,尹哲浩双手掌握着挨近他紧系在肚皮上的黑色宽皮带的方向盘,他主要的精力放在车前面的路上,少有回脸来看袁副团长,只是边开车边回答:
“我们人民军参谋部在一个小时前,就接到志愿军吴信泉军长跟我们尹勇直大校的求助并命令我们,立刻用车把你们送到黄草岭。我们就立刻赶来。志愿军同志,能为你们服务,为你们开车,我感到无高尚光荣。”
“辛苦你们了。”袁副团长谦逊地说。
然后,机敏的袁副团长问了一些黄草岭的情况,看来,人民军战士尹哲浩知道得不多。
一路上,非常热情忠勇的尹哲浩和袁副团长这样聊着。袁副团长觉得:尹哲浩在开车时,没有任何的慌,还是这样把汽车开的稳妥,而不慌不忙。这让袁副团长和盖连长有这样的感觉。
这样到近17点,志愿军四十二军四连就到达位于朝鲜北部的重要位置的黄草岭。
车到了黄草岭的山脚下,三辆车上的志愿军四连战士都陆续跳下车来。大家都为能准时赶到朝鲜的黄草岭,心里都感到非常的幸运!
“太感谢你了,尹哲浩同志。”袁副团长和盖连长一起说。
“我们该感谢志愿军。”非常厚道热诚的朝鲜人民军战士尹哲浩回答。
袁副团长和盖连长就跟朝鲜人民军的战士尹哲浩紧紧握手。尹哲浩和另外两名朝鲜战士就开车返回去。中朝军队在朝鲜战争中多次进行配合打击美军,我们将以后进行描写。
下了车的志愿军战士都看到了,前面是一片在朝鲜十月冬天过早来临前,满山树木凋零的黄草岭。一横片的坡上是发黄的小草上盖了一片斜拱的耀眼的白雪。接近冬季的朝鲜,就过早地落雪了。而朝鲜冬天十分冷,满山的寒气和雪能把人的皮肤冻伤。我们需要说的一个事是:到了朝鲜的志愿军穿着的是单衣。
“同志们,集合!”
志愿军连长纯朴英勇的28岁的盖成友喊道。
 
战士们马上就列队完毕,向高高的与松树树干下铺了白雪的山坡上走去。都走了两天了,看来明天要到达黄草岭是不可能了。”站在山道侧边的志愿军连长盖成友说。他感到军首长规定的三天之内必须赶到黄草岭是不可能了。因为,黄草岭很远。志愿军连长盖成友长得有些魁梧,非常英俊,人勇敢坚定而纯朴,有一米八,是江苏镇江人,他对身边的非常担忧赶不到黄草岭的志愿军副团长袁世仁说。他在说时,习惯性把他双手叉在他紧系着酱色宽皮带的腰间上。
 
“我算了一下,要在明天24日下午到达黄草岭是不可能。”袁副团长说。志愿军是以主要完成军事任务为重的,尽管有很大的困难,但是,他们会极力做到。团长把袁副团长派下来这就表明黄草岭是十分重要的,容不得有闪失。
袁副团长看看从他俩身边快走而过的志愿军战士,又看看这样的小道只容得了一个人至多是两个人过,还有到朝鲜黄草岭需要走两百多公里的路,心里也叫苦。
“副团长,这怎么办?”盖连长非常的发愁。
 
志愿军把神圣的作战行动看成是坚决完成上级交跟自己的光荣的大事必须完成。
 
“我也着急呀?”
 
志愿军连长盖成友看看将要到下午的十月下旬的朝鲜山野,想起一个办法说:
 
“对呀,我们跟团长发报,请求指示。”
 
听盖连长这样说,袁副团长觉得可以。说:”这个办法行。”
 
然后,盖连长对站在身边的步行机员说:
 
“马上跟团长发报。”
 
“是副团长,连长!”
 
一小会,步行机员接通了团长,就把步行机的耳麦拿跟袁世仁副团长。
 
“团长,我是袁世仁。”
 
“你们达到了黄草岭吗?”耳麦里传来志愿军42军四团团长傅松山略沙而非常关切的问询声。
 
“团长,我们要到达黄草岭已经有困难了。”袁副团长非常急而心如重石地回答。
 
“为什么?”
“我和战士们走了一夜两天的山路了,才走了120里,这里离200多公里远的黄草岭还差得远,团长,请你想想办法。”
 
“可以,我跟上级联系一下,过后回话。”
 
然后,团长放下耳麦。袁副团长知道,他去跟上级首长联系去了。而这时,在他身边的志愿军连长28岁的江苏镇江人,长得非常俊逸的一双眼从开始盯着袁副团长跟上级联系到现在的盖成友连长,他更急切,因为对于每一志愿军来说,只要上级下达的任务都坚决完成,没有丝毫的回旋余地。因为现在,想按时到达黄草岭是不行了使他更发愁。
 
这时,志愿军连长盖成友的一双含有坚毅勇敢极力想完成任务的清亮的眼光,润亮的鼻翼,一串剪短的黑乎乎的胡子,以及他一直闭紧的嘴唇的嘴角在关键时,就爱略往上翘动一下,有一种他要坚决达成这一愿望的强悍个性的感觉。他更急切问:
 
“怎么样?”
 
“团长在想办法。”
 
盖连长如缓和般地出了口气,他觉得袁副团长和他因不能按时达到黄草岭并没有引来团长的指责而松了一口。他还是习惯性把双手扣在他紧系着酱色宽皮带的肚皮上。
 
就对走动的战士们大喊一声:
 
“停止前进!”
然后,一直急匆匆走过他和袁副团长脚边曲直的、小道边有一些发干叶草的位于半山腰的小道上的志愿军战士就停步。
 
“连长怎么喊停下了?”
“我也不知道。”
“是不是,有什么事?”
“可能。”
 
“哎,歇一下好,我脚走痛了。”
“我脚也早就走痛了。”
有四五个志愿军战士站住,在那里感叹和议论。大家都等着,接下来还是继续行军还是别的什么呢?
 
大约十多分钟,团长通过步行机让他们到朝鲜的底良山,因为那里有朝鲜人民军的司机开来的军车根据志愿军军部的要求等在那里。然后,志愿军副团长袁世仁、盖成友连长带着四连的战士们马上回身向底良山急走去。两小时后,他们到达了唯一通往黄草岭的公路上,那里停着三辆朝鲜人民军的军车。
 
 
 
 
 
 
 
 
 
一名翻译看到志愿军副团长袁世仁和盖成友连长带着四连的战士到了。就迎上去说:
 
“傅团长让我在这里等你们。”
他们握了握手,由于急于要到达黄草岭。袁副团长说:“快带我们去赶车。”
 
“嗯。”然后,翻译马上带着他们到前面停住的车边,走到一个站在驾驶室门下长得身材棒实,显得纯朴英气的朝鲜人民军司机跟前。用朝鲜语对他说:
 
“尹哲浩同志,这是志愿军四连,你马上和你的战友把他们送到黄草岭。”
 
“行。”
 
长得团脸,模样清俊而诚挚的29岁朝鲜人民军汽车大队的司机战士热情地跟袁副团长、盖成友连长握了握手。
 
立刻说:“志愿军同志,上车!”
 
然后,盖成友连长马上转身,对他身后的志愿军战士一喊:“同志们,快上车!”
 
 
然后,在他们身后的志愿军战士马上就纷纷(爬)上车:有些就近马上快步到车的侧门板下,往上伸出双手攀住车门,右脚抬起来踩在有灰的车轮上,身子往上有力一耸,踩着轮子上了车;有些马上跑到车尾爬上车等等,一阵你上我爬的匆匆的情景。几分钟后,四连的战士们就都上了三辆车。志愿军袁副团长和盖成友连长上驾驶室,接着,三辆由朝鲜人民军提供的军车装满了志愿军向黄草岭开去。而这时,袁副团长和盖连长心里一下踏实了,他们相信:黄草岭用不了很久,就到……
 
朝鲜人民军战士尹哲浩29岁,看上去是国字脸(朝鲜、韩国人大多是这样的脸形),军帽 两侧边有一圈带“角形”白色细线;他长得非常俊逸、目光清亮、坚毅,有些扁平的鼻子,剪短的黑乎乎的胡子,腰间紧系着一根苏联红军的黑色宽皮带,白色的皮带扣环,头戴一顶有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的徽章,人非常的英气,而质朴!
 
志愿军副团长袁世仁非常感谢地对他说:
 
“感谢你,朝鲜人民军同志。”
 
“别这样说,志愿军同志,你们中国志愿军能从国内来,帮助我们打击可恨的美国侵略者,我们该感谢你。”
 
“你看,如果没有你们,这个时候,恐怕我们也不能按时到达黄草岭,我看,明天也到不了。”
 
坐在驾驶室里,尹哲浩双手掌握着挨近他紧系在肚皮上的黑色宽皮带的方向盘,他主要的精力放在车前面的路上,少有回脸来看袁副团长,只是边开车边回答:
 
 
“我们人民军参谋部在一个小时前,就接到志愿军吴信泉军长跟我们尹勇直大校的求助并命令我们,立刻用车把你们送到黄草岭。我们就立刻赶来。志愿军同志,能为你们服务,为你们开车,我感到无高尚光荣。”
 
“辛苦你们了。”袁副团长谦逊地说。
 
然后,机敏的袁副团长问了一些黄草岭的情况,看来,人民军战士尹哲浩知道得不多。
 
一路上,非常热情忠勇的尹哲浩和袁副团长这样聊着。袁副团长觉得:尹哲浩在开车时,没有任何的慌,还是这样把汽车开的稳妥,而不慌不忙。这让袁副团长和盖连长有这样的感觉。
 
这样到近17点,志愿军四十二军四连就到达位于朝鲜北部的重要位置的黄草岭。
 
车到了黄草岭的山脚下,三辆车上的志愿军四连战士都陆续跳下车来。大家都为能准时赶到朝鲜的黄草岭,心里都感到非常的幸运!
 
“太感谢你了,尹哲浩同志。”袁副团长和盖连长一起说。
 
“我们该感谢志愿军。”非常厚道热诚的朝鲜人民军战士尹哲浩回答。
 
袁副团长和盖连长就跟朝鲜人民军的战士尹哲浩紧紧握手。尹哲浩和另外两名朝鲜战士就开车返回去。中朝军队在朝鲜战争中多次进行配合打击美军,我们将以后进行描写。
 
下了车的志愿军战士都看到了,前面是一片在朝鲜十月冬天过早来临前,满山树木凋零的黄草岭。一横片的坡上是发黄的小草上盖了一片斜拱的耀眼的白雪。接近冬季的朝鲜,就过早地落雪了。而朝鲜冬天十分冷,满山的寒气和雪能把人的皮肤冻伤。我们需要说的一个事是:到了朝鲜的志愿军穿着的是单衣。
 
 
“同志们,集合!”
 
志愿军连长纯朴英勇的28岁的盖成友喊道。
 
战士们马上就列队完毕,向高高的与松树树干下铺了白雪的山坡上走去。
上一篇:长篇连载:江城 第二章爸爸要上深夜班 下一篇:解放军连长欧阳小雄(二)
0% (0)
0% (10)

网友评论:


阅读排行
推荐文章
图片文章
东鸿:长篇小说 惊艳传奇(141-150)
东鸿:长篇小说 惊艳传奇(101-110)
王星岸:长篇小说 坳口播音(21-尾声)
王星岸:长篇小说 坳口播音(16-18)
王星岸:坳口播音─农村文化风情《坳口》二部(1-3)
东鸿:惊艳传奇(1-10)
独家首发长篇传奇连载五 灯缘(31-40)
独家首发长篇传奇连载一 东鸿:灯缘 序章
蒋涌 穿云鸟:第一章 金色韶华
王渊平长篇小说《乡镇干部》
友情链接 申请
中华风采人物网北京春雅轩书画院官方网西南作家文学百花网人民的节日永恒的纪念中国诗歌会流韵网护线宣传网
域名注册华文国际出版社2013中国农民工春晚访谈中国网徐氏雕刻艺术梦之旅原创文学网情满天涯时代中国网
华夏讯网中国广播网央视网复兴论坛和谐法制网香江出版社歆竹苑文学网萧然校园文学网文人宝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