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您!今天是
关键词: 鲁迅 高尔基 诸子百家 红楼梦 平凡的世界
您当前位置:文学百花网 >> 小说长篇 >> 长篇小说 >> 浏览文章

解放军连长欧阳小雄(二)

作者:桦林边缘  日期:2015-12-16 19:45:50 来源:桦林边缘文集,文学百花网   【字体:
中国解放军团长曹进西带着80多个有15、19、21岁等不同年龄高矮不一的新兵,到了他们前面位于山脚下的,有四五座并排开来的灰顶白墙的解放军营房(是平房)门口边的地坝上,而再往外接近林荫道了。在营房门边宽大的地坝上,站着两个解放军连长。
 
一会,曹团长就把80多个新兵带到两个解放军连长的面前并站住,向站在他身边的新兵高兴地简绍:
“新兵战士们,这是368团2营一连连长范永健。”他声音略沙哑而人显得纯朴而热诚。
(相关的描写,请关注4月份发出的描写解放军2905部队在贺兰山、镇川堡建设国防工程的小说《在荒凉的土地上)
然后,戴着绿色军帽、方脸、中等身材非常壮实的,腰间紧系一根朱红色皮带非常威武的范永健连长向新兵敬了个军礼;接着,曹团长又把右手向站在一侧的吴海庚连长简绍:
“这是二连连长吴海庚。”
吴连长立刻浑然有力地向新兵敬了一个军礼。他身材非常魁梧,1米83,非常的健壮。当他在敬礼时,他紧系在肚子正中的皮带带扣环,随着他肚皮一微鼓,胸部往上挺就闪出白光。一双忠厚而机敏的眼睛非常有神,他这一举止显露出中国人民解放军英武动人的形象来。他(吴连长)方正鼻子,黑乎乎的性感十足的鼻孔,黝黑剪短的胡子,和带有酒窝淳朴英俊而红润的脸庞,让人觉得他具有解放军的多种优秀品德,可主要跟欧阳雄的感觉是:吴连长非常的剽悍,非常严肃的印象。
然后,新兵就站成两队,欧阳雄在二队。
随后,在曹团长的交代下,二连连长吴海庚,还有就是一连长范永健。两个解放军连长把站在自己身边的84个新战士,各42个,都带到各自连队去了。似乎把分给自己东西都带回家去。
包括15岁的欧阳雄,他的两个好伙伴:黄亚楠和曾友林都去了解放军二连连长吴海庚的二连里。然后,吴连长把42个新兵分下排里,是四个排。
让我们再跟读者介绍一下吴海庚连长。他是河南人,在16岁,即1958年从河南邯郸农村参加解放军。他军事训练十分刻苦,各个科目,如:射击、滚爬、过障碍、刺杀等样样领先,对战士有感情。就是在当班长,排长时,生活上体贴战士,但在军训时,就“凶”得很,到现在已经是连长了,从严治军的作风依旧。他一张略有些方的脸,有些黄里透红,粗黑眉毛;他两眼一看人,目光就显得淳朴明亮,含有一种内外都坦荡的气质。性感鼻翼下,剪得平短的胡子,似乎老是紧闭的嘴唇。他身子魁梧如山,走路总带一种快而敏捷的力度,这是一种中国军人坚毅力量。
黄亚楠、和欧阳雄去了一排长叫薛东的一排,他25岁;曾友林去了四排长的四排,也姓曾。欧阳雄看到吴连长把新兵分下各个排就转身向他们后面的林荫道走去。
 
薛排长就把包括欧阳雄、黄亚楠等7个新兵带到了一排一班的营房内。薛排长,一个走动的脚步,一个眼神,看上去都耿直而敏捷,他身体壮实。欧阳雄看到他长脸、走动的有力步伐、挺直的身板,显现出一股硬汉的气质,看上去也是一个凶悍的角色。解放军一排排长薛东25岁。他的眼睛呈叶子形,鼻子坚挺,嘴巴略小,模样非常英气。长脸、瘦高、一米八多点,感觉他站着,如一颗松树。
“新兵同志们,来,跟我进来。”一排长薛东在将要走到营房灰的旧木门边站住,转过身来,把他略红的长脸对着跟在后面的个头忽高忽低的七个新兵说。似乎要非常客气地把这新兵带进他们不熟悉的领地似的。欧阳雄感到他声音响亮。他(一排长薛东)就停下来,好让新兵都先进营房里去。
然后,薛排长就一步跨进营房,好似不愿意落在后面似的。这时一排一班班长武大文,24岁,河南人,一张看起来平和的方脸,略透出严厉气质,而身材魁梧;他戴着有红五星的绿色军帽,在军帽下:有一双强悍中透出仁厚而明亮大眼睛,宽厚的胸部,一根朱红色的皮带紧系在他微鼓的肚皮上,这使得解放军班长武大文浑身充满了威武雄壮中国军人的魅力!他是一班长,有一米八。据说在一般情况下,话不多,干军事工作就“凶”,有时,高兴了就说得欢,平时,显得举止、说话、做事硬朗。新战士来了,他非常热情地一步到新兵的面前,说:“新兵同志们!欢迎你们。”说时,他润泽的方脸是那样热情高兴。
好像他盼着有新兵来似的,好像他嫌这一班的营房不热闹似的
一排长薛东走到站在武班长面前的新兵旁,对武班长说:
“武班长,这7个新兵,到你们一班。”
“中!”河南人的武大文都习惯说这个字。
然后,一排长稍侧过脸,对新兵说,也是简绍:“这是你们的一班长,往后就由他带你们。”
武班长微笑的脸就不笑了,他一下不满意自己一排长说的少了点,就再次说:
“新兵同志们,我叫武大文,一排一班班长。”
他刚说完,薛排长当着新兵的面,不悦地说他:
“你在新兵面前,要说普通话,谁还听得懂你的家乡话。”薛排长当着这么多新兵说他,武班长顿时脸就臊红。
“是,排长!”
“这才像样。”薛排长看来一下武班长,好像在发现了自己部下缺点不管新兵老兵都通通指出来的性情后,又看了看大家,就步伐有力甩动双手走出去了。
武大文是老班长,是一排一班班长。武大文等自己的排长走了,拿起手上的一张名单,对站在他身边的新战士,一个一个的念,被念到名字的新战士,就由一个在白色木板墙边站着的五个老兵中的一个,带着,向两排相对的,中间一条较宽过道到那边白墙下由红油漆漆成的高低床走去。老兵都左手热情地搭在新兵的右肩上,右手拎着新兵的铺盖卷,就像把自己的朋友喊到家里去似的,把新兵带到分得的床位,帮他铺床。而进门西侧墙面,是依墙靠摆的规整呈k形步枪。
“欧阳雄!”武班长念道。
“到。”
他转过脸,看见一直安静站在他身边的,带有温厚气质可还是孩子感觉的欧阳雄。解放军班长武大文,似乎马上有一种爱惜的心情,他用他的大大的强势的眼睛,透着和善的眼光看着温纯而少年英俊的欧阳雄,就伸出手拉住欧阳雄。
“你跟我来!”
“是,班长。”欧阳雄非常有气势地回答。他想尽量用一张适应的举止来开始自己当解放军的生活。
 
武班长把欧阳雄带到了靠那边床尾白色墙角下的一张高低床旁,对一个老兵(他正把背侧躺在床上,伸出床沿边绿色军鞋底的双脚叠起,刚好对着武班长和在他身后的欧阳雄。武大文站住,说:
“邱作兵,从现在起,你到上铺睡。”
这时,侧躺在床上的老兵邱作兵,他的下巴有些尖,单眼皮,好像是那种不太吃亏的散漫军人。他就一下从床上坐起来,习惯地用一只手抬起随便扯扯自己班长的军衣。
不满地问:
“这是为什么?”
武班长瞪了他一眼,好像不跟他废话:“马上搬上去。”
可能邱作兵看到了站在自己身边的欧阳雄,看起来多温纯的带有孩气的青年,明白了班长的意思,原先还想问过清楚的秉性就算了。他觉得:自己一个老兵,当然要让新兵。
就把他一向吃不得亏的性情收起来。“是,班长!”
然后,他下了床,抱起自己铺盖往打到他下巴下的一对红领章下胸部处的上铺床沿旁,把帆布绿的铺盖放在上面床上,又弯腰把他在下床的一些衣物抱到上床,完了,自己就踩着下床边沿,一下如翻墙般上上床去了。
武班长说:“欧阳雄,这是你的铺位,以后,你睡这里。”然后,欧阳雄没有看见武班长有那种对邱作兵的横脸,就好像经过他这一举动后,一件在旁人来看棘手的事就没了。武大文班长就非常热诚地弯下他挺直轮廓的腰,帮欧阳雄铺床,而并没有马上走开。他觉得欧阳雄完全是一大孩子,就边整理边说:
“欧阳雄,你整理铺盖要这样。”
然后,武班长就对欧阳雄侧脸,正要全心地教他。
 
“你先把铺盖摊开,然后,从边角一点一点,边对边折叠,要这样,我做跟你看?”
然后,他黄里透红的强悍的脸,已经没有一点强悍的气势了,人是那样的温存,一定要帮自己战士的诚挚心灵。又向已经在认真看着他叠铺盖的欧阳雄看看。意思在说:你要看好了。然后又把他壮实的紧系着朱红色皮带的身子转过去,由于他弯腰低着脸,继续折叠帆布绿的铺盖。你能看到:在他因弯腰时,他在朱红色皮带里的绿色军衣就蹦紧了,同样,你能看到他坚实有力的弯着的腰背。在上床的老兵看到自己班长,平时多剽悍,这时他又看见班长,教新兵折叠铺盖,似乎才看见班长有好的一面。
然后,欧阳雄看到班长身子略抬起,在把铺盖叠拢,他看到:武大文班长,紧束在他右半侧肚皮上朱红色皮带略白亮的皮带扣环的轮廓和从他还是弯着在皮带上的绿色军衣的皱褶,以及从他腰间的皮带下伸到他小肚子上的有些微翘的军衣的情景。这更使解放军班长武大文英武十足!
他邱作兵在这样想时,就看见班长还在教欧阳雄。
就自己躺在上铺,不久,武大文班长就走了。
 
这时侧躺在上床的解放军战士邱作兵,他右手支着略长的吊儿郎当的瘦脸,健壮的身体压在薄薄的床上,随意性地问:
“才来的?”
欧阳雄坐在他下(床)铺好的帆布绿被单和锈红色木床边上。听到了自己上床的邱作兵在问他,他就站起来。问:“你问我吗?”
解放军老战士邱作兵非常的瘦高,眼睛有些小,瓜子脸,鼻子大,眼神含有那种混久了的老油条的感觉。他看了一下非常温纯规矩的欧阳雄问:
“你姓什么?”
“我是今天上午到的新兵,我叫欧阳雄。”
可邱作兵从军衣包里摸出一包红梅香烟,自个点上火,吸了一口烟,也不问欧阳雄抽不抽,自顾自地抽起来,就害怕有人要问他拿烟来抽。用他自由散漫的脸和有些小的眼睛好像再去打量一下欧阳雄,又露出什么,觉得欧阳雄太小了。嘴巴砸了下,露出他一口白牙齿,问:
“你有点小吧?”
“我刚满15岁。”
邱作兵嘴又砸了一下嘴巴,可惜说:“有些小。”
“我就想早点成为一名解放军战士。”欧阳雄自豪地大声说。把他光润方圆的脸略昂起,还更加自豪,仿佛还要用行动显示出来似的,也表明他的决心。
听了他的话,邱作兵没有看打到站着的欧阳雄胸部的自己跟前的床沿,在用脸对着他的欧阳雄,又抽了一口烟,好像要先把他的事做了,才感叹欧阳雄小了。就睁开他小眼睛,看了一下有理想的笔直般站着的欧阳雄。
“小有个好处,就是你在部队上干得好,就会成一个年轻的连长、营长之类的。”邱作兵有见地说。就把拿烟的左手抬起,把烟放到他红红嘴唇边,嘴就发出些轻微的“嗤嗤”声响;他抽了两次烟,他的有些瘦的脸颊就一鼓一缩,就像青蛙时不时鼓起缩回的脸。然后,他张开带有烟气的燥热红的嘴,如品味般,出现惬意的神情,吐出一长股的淡蓝色烟子。然后,就起身,背靠着红木的床栏。
“我就想当一名解放军战士,保卫祖国。”欧阳说,声音大了些,在着重说出他的心愿,似乎除了这,就没有别的了,仅此而已。
这时,黄亚楠走了过来了。刚才一个老兵帮他收拾了床,才过来找欧阳雄。
“阿雄。”
邱作兵提醒他(黄亚楠):“你不要喊小名,要喊大名:欧阳雄,或者欧阳雄同志。”
“哦,知道了。”黄亚楠说。
然后,他们就聊起来。
上一篇:在朝鲜的日子 下一篇:江城 第三章(南京)中华门
0% (0)
0% (10)

网友评论:


阅读排行
推荐文章
图片文章
东鸿:长篇小说 惊艳传奇(141-150)
东鸿:长篇小说 惊艳传奇(101-110)
王星岸:长篇小说 坳口播音(21-尾声)
王星岸:长篇小说 坳口播音(16-18)
王星岸:坳口播音─农村文化风情《坳口》二部(1-3)
东鸿:惊艳传奇(1-10)
独家首发长篇传奇连载五 灯缘(31-40)
独家首发长篇传奇连载一 东鸿:灯缘 序章
蒋涌 穿云鸟:第一章 金色韶华
王渊平长篇小说《乡镇干部》
友情链接 申请
中华风采人物网北京春雅轩书画院官方网西南作家文学百花网人民的节日永恒的纪念中国诗歌会流韵网护线宣传网
域名注册华文国际出版社2013中国农民工春晚访谈中国网徐氏雕刻艺术梦之旅原创文学网情满天涯时代中国网
华夏讯网中国广播网央视网复兴论坛和谐法制网香江出版社歆竹苑文学网萧然校园文学网文人宝网